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知識梳理】——盛唐的詩人群體

古代文學考研 2019-11-19 11:36:10

第二章盛唐的詩人群體

開元天寶年間,詩人“既閑新聲,復曉古體;文質半取,風騷兩挾;言氣骨則建安為傳,論宮商則太康不逮”(《河岳英靈集序》)。初唐以來講究聲律辭藻的近體與抒寫慷慨情懷的古體融會,“神來、氣來、情來”,聲律風骨兼備,成為盛唐詩風形成的標志

開元十五年(727)前后,是盛唐詩風形成的關鍵時期。武后時進士科演變為“以詩賦取士”,加之喜延納才士的張說和張九齡為相,宮廷侍從型文人集團為各種松散的才子型詩人群體取代,形成不同風格的群體。

第一節王維與創造靜逸明秀之美的詩人

一、盛唐山水田園詩代表——王維。

(一)早年熱衷功名

1、《少年行》:“孰知不向邊庭苦,縱死猶聞俠骨香。”《送張判官赴河西》:“沙平連白雪,蓬卷入黃云。慷慨倚長劍,高歌一送君。”聲調高朗,氣魄宏大。

2、出塞前后的詩,如《使至塞上》、《觀獵》、《送元二使安西》等,洋溢著壯大明朗的情思和氣勢。

(二)奠定大師地位——抒寫隱逸情懷的山水田園詩。

1、精通音樂繪畫,描寫自然山水的詩具“詩中有畫,畫中有詩”靜逸明秀詩境,興象玲瓏難以句詮。如《山居秋暝》。

2空明境界和寧靜之美—山水田園詩藝術的結晶。對自然觀察細致,感受敏銳,善于在動態中捕捉自然事物的光和色,表現出極豐富的色彩層次感,如:日落江湖白,潮來天地青。(《送邢桂州》)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過香積寺》)荊溪白石出,天寒紅葉稀。山路元無雨,空翠濕人衣。(《山中》)白云回望合,青靄入看無。分野中峰變,陰晴眾壑殊。(《終南山》)

二、長于自然山水——孟浩然(成名聯:“微云淡河漢,疏雨滴梧桐”。)

(一)懷有濟時用世的強烈愿望,如《臨洞庭湖贈張丞相》:“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盛唐之音。

(二)稟性孤高狷潔,雖抱濟世志,卻求仕無門,應舉落第,只好高吟“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放棄仕宦走向山水,以示清高。如《夏日南亭懷辛大》: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表明清高自賞的寂寞心緒。

(三)王孟的區別。

1、原因:生活環境和性格氣質的不同。

2孟的山水田園詩更貼近生活,“余”、“我”等常出現。如《過故人莊》、《與諸子登峴山》等。

3孟詩景物描寫,常是他生活環境的一部分,有即興而發、不假雕飾的特點。如《春曉》詩語自然純凈而采秀內映。比王詩更淳樸,更近陶詩豪華落盡見真淳的境界

4乘舟漫游吳越途中的山水詩,常從高遠處落筆,自寂寞處低徊,隨意點染的景物與清淡的情思相融,形成平淡清遠而意興無窮的明秀詩境。如《宿建德江》、《耶溪泛舟》(落景馀清輝,輕橈弄溪渚。澄明愛水物,臨泛何容與。白首垂釣翁,新妝浣紗女。相看似相識,脈脈不得語。)王善表現空山寧靜之美,孟乘舟行吟之作情思的凈化、語言的清淡,和詩境的明秀融為一體,給人以洗削凡盡之感

(四)自然平淡——孟山水詩風格。盡管孟詩也有刻劃細致、用字精審的工整偶句,如“天邊樹若薺,江畔舟如月”(《秋登蘭山寄張五》);“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宿桐廬江寄廣陵舊游》),但只是一時興到之語。其詩多以單行之氣運筆,一氣渾成,無刻畫之跡;妙在自然流走、沖淡閑遠,不求工而自工。

(五)王孟在盛唐詩壇影響很大。崔興宗稱王維為“當代詩匠”(《酬王維》詩序),王士源說孟五言詩“天下稱其盡美矣”(《孟浩然集序》)。

三、受王維影響的詩人:

(一)裴迪:《輞川集二十首》是兩人唱和之作。如《華子岡》:落日松風起,還家草露稀。云光侵履跡,山翠拂人衣。力求把詩寫得明凈。

(二)與王、孟詩風相近的詩人中成就最高的——常建。

1、寫歸隱生活的山水田園作品,多孤高幽僻的隱逸風調,其靈慧秀雅和空明寂靜與詩相近。如《題破山寺后禪院》。

2、表里澄澈的明秀詩境使山水虛靈化、情致化。如《江上琴興》。

四、受孟浩然影響的詩人:

(一)儲光羲。

1、寫田園生活的代表作如《同王十三維偶然作十首》、《田家雜興八首》、《田家即事》等,由于想表達的是返樸歸真、養性怡情的思想,言玄理成分多,藝術上不成功。

2、表達隱逸情趣的作品如《雜詠五首》、《江南曲四首》等。如《雜詠五首》之《釣魚灣》: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在風格自然淡遠方面,與孟詩接近。

(二)劉昚虛和張子容。與孟的唱和詩,如劉昚虛《暮秋揚子江寄孟浩然》、張子容《除夜樂城逢孟浩然》、《送孟浩然歸襄陽二首》、《泛水嘉江日暮回舟》。

五、隱逸情結。

(一)盛唐山水田園詩的大量出現,與隱逸之風盛行有直接關系

(二)沒有消極遁世、為隱居而隱居的純粹隱者。目的:

1有人以歸隱作為入仕的階梯—“終南捷徑”;

2、更多是將歸隱視為傲世獨立的表現,顯示人品高潔,進而作為精神慰藉,尋求人與自然融為一體的純美天地

(三)山水情懷對明秀詩境的促成,對自然細致觀察和敏銳感覺,以虛靈的胸襟體悟山水。孟縱情山水,不時流露寂寞孤獨;王的歸隱自得閑適,已達到“無我”境界。因此,在表現山水寧靜美方面,王詩心態更具典型意義,如:《輞川集二十首》

1、是晚年隱居輞川別業時寫的一組詩,表露自甘寂寞的山水情懷。

2、明秀的詩境表現寧靜的心境。如: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鹿柴》)獨坐幽篁里,彈琴復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竹里館》)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辛夷塢》)

(四)王孟隱逸心態有脫情志于俗諦的義蘊,具豐富的思想文化蘊涵。

六、佛禪思想。

(一)上述詩人的山水詩創作,從觀物方式到感情格調都受禪宗影響,有禪意禪趣

(二)佛禪思想的影響最主要是“無生”觀念。“無生”說:

1、出于大乘般若空觀,是“寂滅”和“涅槃”的另一種表述方式。

2、學無生要達到一切畢竟空的“無我”之境。

3、學無生的具體方法是坐禪,即靜坐澄心,最大限度地平靜思想和情緒,讓心體處于近于寂滅的虛空狀態,使純粹意識轉化為直覺狀態,產生萬物一體的洞見慧識和渾然感受,進入物我冥合的“無我”之境。

(三)以禪入定、由定生慧的境界對王孟等人的藝術思維和觀物方式影響

1、使他們習慣于把自然作為凝神觀照、息心靜慮的對象,從而使山水詩創作由早期寫氣圖貌和巧為形似之言,進入到“搜求于象,心入于境,神會于物,因心而得”(王昌齡《詩格》)的意境創造;

2、魏晉以來用玄學體會自然的山水審美意識,演進為以禪趣為主,用禪境表現詩境。如王維《終南別業》“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著重寫無心,寫偶然,寫坐看時無思無慮的直覺印象。

3喜寫獨坐時的感悟,將禪的靜默觀照與山水審美體驗合而為一,在對山水清暉的描繪中,折射出清幽的禪趣。如王維《秋夜獨坐》“雨中山果落,燈下草蟲鳴”。景物都籠罩清幽寂靜的情思氛圍,形成偏于表現自然山水寧靜之美的清淡詩風。

4空靈境界是王孟等人在山水詩中追求的藝術極境,如:“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王維);“松際露微月,清光猶為君”(常建);“樵子暗相失,草蟲寒不聞”(孟浩然);“時有落花至,遠隨流水香”(劉昚虛)等,表現詩人靜觀寂照時感受到的自然界的輕微響動,以動寫靜,顯示出心境的空明與寂靜;還善于寫靜中之動,如《題破山寺后禪院》等,于空寂處見生氣流行,清幽禪趣轉化為詩的悠遠情韻。

(四)王詩直接契入空靈禪境,其寧靜之美和空靈境界,奠定在山水田園詩發展史上的正宗地位。

?

?

?

第二節王昌齡、崔顥和創造清剛勁健之美的詩人

?一、清剛勁健之美—豪俠型才士:

(一)多為進士出身的寒俊文士,熱衷功名富貴,氣概狂傲;盡管入仕后境遇與人生理想反差甚大,頗多失意之感,但不失雄杰氣,具豪爽俊麗風骨凜然的共同風貌。

(二)主要在開元、天寶年間活動。

二、王翰

(一)狂放不羈的行為心態,赤裸裸地追求功名,及時行樂思想。如《古娥眉怨》:“人生百年夜將半,對酒長歌莫長嘆。情知白日不可私,一死一生何足算。”以放蕩為風骨,反映出當時士人的坦蕩和豪健氣格。

(二)多一氣流轉的壯麗俊爽之語,代表作《涼州詞二首》其一:葡萄美酒夜光杯。

三、王昌齡七絕質量高,數量多

(一)慕俠尚氣、縱酒長歌的性情中人,如《少年行》、《長歌行》等。

(二)因出身孤寒和受道教影響,深沉、觀察敏銳,帶有歷史厚重感。作詩不全憑情氣,講究立意構思,作品豪爽俊麗,“緒密思清”。如《出塞二首》秦時明月漢時關。

(三)邊塞詩用樂府舊題寫的五古和七絕各有10首,但七絕成就較高。

1因性格豪爽,故七言長于五言;思致縝密,講究作法,又宜短章而不宜長篇。

2為補短章反映復雜內容的局限,創作出以相關連的多首七絕詠邊事的連章組詩,即《從軍行七首》:烽火城西百尺樓,黃昏獨上海風秋。更吹羌笛關山月,無那金閨萬里愁。(一)琵琶起舞換新聲,總是關山舊別情。撩亂邊愁聽不盡,高高秋月照長城。(二)青海長云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三)大漠風塵日色昏,紅旗半卷出轅門。前軍夜戰洮河北,已報生擒吐谷渾。(四)前后章法井然,意脈貫穿,清而剛,婉而健,有氣骨。

(五)后期送別詩和以女性生活為題材的作品。

1由于被貶后心境變化,與王孟等交往密切,相互影響;加之受南方自然風物熏陶,晚年詩風偏于清逸明麗,但仍有清剛爽朗的基調。如《芙蓉樓送辛漸二首》其一。

2寫女性的作品,如《長信秋詞五首》、《閨怨》等,《采蓮曲二首》其二: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

四、盛唐豪俠型詩人創造的清剛勁健之美,基于北方士人的陽剛氣質,但又帶有南國的清虛情韻,是南北詩風交融的產物。王昌齡作品已體現,崔顥、李頎、祖詠等人創作中表現更明顯。其入仕前后的南北漫游,成為其詩風形成或轉折的重要契機

(一)崔顥。

1、早年“有俊才,無士行”(《舊唐書》本傳)。《河岳英靈集》“顥年少為詩,名陷輕薄。晚節忽變常體,風骨凜然。一窺塞垣,說盡戎旅。崔詩“忽變常體”標志是《黃鶴樓》,為律詩變體,被譽為唐人七律壓卷之作。以古歌行體入律,顯出狂放氣質。這種亦古亦律結構體制,便于表現雄健氣格,也使律句更顯清拔隱秀。

2、南方的人文景觀和自然風物,使崔詩豪爽筆調中,添清麗空遠韻味。代表是效仿江南民歌的對答體短詩。如《長干曲四首》其一:君家何處往,妾往在橫塘。停船暫借問,或恐是同鄉。清新活潑帶有一定情節性的連章小詩,近于樂府古制。

3樂府歌行能將豪宕頓挫之氣勢,寄寓于明麗俊逸的敘事之中,具有清勁爽麗的特點。如《邯鄲宮人怨》等樂府歌行敘事詩。

4最具凜然風骨是邊塞詩,如《雁門胡人歌》:高山代郡東接燕,雁門胡人家近邊。解放胡鷹逐塞鳥,能將代馬獵秋田。山頭野火寒多燒,雨里孤峰濕作煙。聞道遼西無斗戰,時時醉向酒家眠。此詩用歌行流轉體調,保持作者豪爽俊麗的風格,更多陽剛意氣。

(二)李頎

1、及第后作《緩歌行》歌唱所憧憬的功名富貴和享樂生活,理想破滅,歸隱東川。

2邊塞詩。如《古從軍行》:白日登山望烽火。詩中缺乏鮮亮的色調,多陰冷意象,蘊含著狂生末路的郁勃不平之氣,透出一種蒼涼悲愴情懷。

3、信奉道教神仙說,對南方風物中幽奇景象和靈怪事物傾心,使作品在雄渾剛健中有玄幽氣。如《愛敬寺古藤歌》,再如代表李頎詩歌創作成熟風格的七言歌行《聽董大彈胡笳弄兼寄語房給事》描寫彈奏胡笳。

4送別詩寫盛唐士人面貌和性格。如《別梁锽》、《送陳章甫》。唐詩人中,李頎第一位以詩成功刻畫人物性格。所寫人物的狂傲精神,與豪爽俊麗和雄健磊落的詩風吻合。

(三)祖詠

1成名作《終南望馀雪》:“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以蒼秀之筆,寫終南山景色的清寒

2、代表作《望薊門》:少小雖非投筆吏,論功還欲請長纓。

第三節高適、岑參和創造慷慨奇偉之美的詩人

一、高適

(一)反映現實有深度,追求功名的高昂意氣與冷峻地直面現實的悲慨結合,有慷慨悲壯的美。

(二)大部分作品作于安史之亂前,頗多不遇的悲慨,《宋中別周梁李三子》:“曾是不得意,適來兼別離。如何一尊酒,翻作滿堂悲。”寓壯氣于蒼涼中。再如《古大梁行》:“暮天搖落傷懷抱,倚劍悲歌對秋草。”《送蔡山人》:“斗酒相留醉復醒,悲歌數年淚如雨。”不甘寂寞、急于用世。

(三)對邊塞生活的實地體驗和冷靜觀察,《燕歌行》:

1思想感情復雜:既有對英雄氣概的表彰,也有對戰爭苦難的同情;一方面是對戰士崇高精神的頌揚,另一方面是對將領作樂不滿;不諱言征戰的艱苦,不失奮發激昂的高亢基調;苦難與崇高對照,增添了慷慨悲壯。

2多用偶對,不以文采華麗見長,以沉雄質氣和渾厚骨力取勝

(四)邊塞詩

1、多寫于薊北之行和入河西幕府期間,據邊塞實際生活體驗寫成。

2除七言歌行外,在表現形式上多采用長篇吟懷式的五言古詩,將邊塞見聞和功名志向揉為一體,蒼涼悲慨中有冷靜,基調慷慨昂揚。如《送李侍御赴安西》:“功名萬里外,心事一杯中。虜障燕支北,秦城太白東。離魂莫惆悵,看取寶刀雄。”《塞下曲》:“萬里不惜死,一朝得成功。畫圖麒麟閣,入朝明光宮。大笑向文士,一經何足窮。古人昧此道,往往成老翁。”熱烈向往邊功的慷慨豪情,使其詩壯大雄渾、骨氣端翔。

3冷靜感受戰爭的艱苦,慷慨激昂中時見悲涼,如《武威作二首》:“匈奴終不滅,塞下徒草草。唯見鴻雁飛,令人傷懷抱!”

(五)《河岳英靈集》:“詩多胸臆語,兼有氣骨。”

1以質實的古體見長,一些與從軍邊塞相關的絕句有氣質沉雄、境界壯闊的特點。如《別董大》:“千里黃云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塞上聽笛》:“雪凈胡天牧馬還,月明羌笛戍樓間。借問梅花何處落,風吹一夜滿關山。”

二、岑參。杜甫《寄彭州高三十五使君適虢州岑二十七長史參三十韻》:“高岑殊緩步,沈鮑得同行。意愜關飛動,篇終接混茫。”高岑并稱始于此。

(一)兩次出塞經歷,熱衷功名,追求功業羨慕富貴,強烈入世精神。《送郭乂雜言》:“功名須及早,歲月莫虛擲。”《銀山磧西館》:“丈夫三十未富貴,安能終日守筆硯。”

(二)第一次出塞時寫的邊塞詩,如《武威送劉判官赴磧西行軍中作》、《敦煌太守后庭歌》、《磧中作》、《武威送劉單判官赴安西行營便呈高開府》等。

(三)二次出塞,入幕封常清。盡管邊塞生活艱苦,自然環境惡劣,卻樂觀開朗,充滿進取精神;昔日幕友成功對他的激勵

1此時的詩多獻給封常清的頌揚之作,及幕友間的道別之作,思想性不強

2、是邊塞詩代表作,原因:充分體現岑參長于寫感覺印象的才能和好奇個性,將西北荒漠的奇異風光與風物人情,用慷慨豪邁的語調和奇特的藝術手法表現出來,別具奇偉壯麗之美。如《走馬川行奉送出師西征》、《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3、還有《輪臺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熱海行送崔侍御還京》、《天山雪歌送蕭治歸京》、《火山云歌送別》、《田使君美人舞如蓮花北旋歌》等作品。

1在立功邊塞的慷慨豪情支配下,熱情歌頌神奇瑰麗的軍旅生活、邊塞風物、異域風情。突破以往征戍詩寫邊地苦寒和士卒勞苦的格局,拓寬了邊塞詩題材和內容

2藝術上借鑒高適等七言歌行體勢而加以創新,形式接近樂府,但自立新題

3用韻靈活,有基本一韻到底《白雪歌》,有兩句換韻《輪臺歌》,三句換韻《走馬川》,視內容而定。聲韻或輕快平穩或急促勁折,音節宏亮而意調高遠。

4意奇、語奇、調奇。《河岳英靈集》:“參詩語奇體俊,意亦奇造。”

(四)擅七言歌行和七絕,以邊塞生活為題的七絕多有佳作,如《適入京使》: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

(五)以邊塞題材著稱的盛唐詩人里岑參留存作品最多

三、王之渙開元中與高適、王昌齡齊名

(一)《登鸛雀樓》:“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比王灣《次北固山下》的“海日生殘夜,江春入舊年”更氣勢昂揚。

(二)《涼州詞二首》:“黃河遠上白云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于壯觀中寓蒼涼,慷慨雄放而氣骨內斂,沉雄渾厚處與高適詩相近

四、陶翰

(一)作詩以五言為主,邊塞詩多古意蒼勁的悲壯風格。如《出蕭關懷古》“孤城當瀚海,落日照祁連。愴矣苦寒奏,懷哉式微篇。更悲秦樓月,夜夜出胡天。”

(二)《古塞下曲》:進軍飛狐北,窮寇勢將變。日落沙塵昏,背河更一戰。骍馬黃金勒,雕弓白羽箭,射殺左賢王,歸奏未央殿。欲言塞下事,天子不召見。東出咸陽門,哀哀淚如霰。用古調寫身經百戰的將士不獲封賞的悲慨,有受傳統征戍詩影響的痕跡,未曾入幕人的通病;在慷慨悲壯的詩歌風格方面與高岑等相近。

?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任选9场图标 连码四全中 免费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查 网上赌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在线配资上上盈在哪下载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 上海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吉林快3最新开奖 河内一分彩基本走势图 天津市快乐十分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