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親近冰川親近雪蓮花:挑戰新疆高危徒步線路博格達環線

宜興日報 2019-11-18 16:29:50


完成博格達徒步環游,已有些日子,每每回想,走過的路,看到的景,歷久彌新,熠熠生輝。慢慢地,肉體上似乎已淡忘那里經歷的艱辛和傷痛,內心反而不斷回憶那里的雪山、草地、雪蓮花和冰川,回憶那里遺世獨立的寧靜和美麗。新疆這片土地,只有深入,才能真正懂得什么是: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博格達峰在新疆人心中是一座“圣山”,位于東天山。她身披銀袍,日夜守護烏魯木齊,是烏魯木齊的城市背景,是我們凡塵之外的夢想。



  去博格達重裝徒步有個糾結的起始。因為博格達環線很經典,是新疆最優秀的高危徒步線路之一,非常具有挑戰性,隊友都是各地的強驢。所以,訂機票時,看著機票從三千多漲到四千多,最后付款時我反倒松了口氣,決定了就不反悔,只能往前沖,我當下需要的就是體能訓練、裝備準備。其實我一點也不意外自己最終的決定,因為那顆戶外的心從來沒有變過。
  7月初,在烏魯木齊碰頭后第二天,我們便包車前往徒步起點阿克蘇鄉。

  

進山的路就是不斷在半山上橫切

路線:阿克蘇鄉-阿克蘇河谷-阿克蘇冰川


群山靜穆,山坡河谷野花遍布,宛若仙境


  第一天開始就遇到了意外。從阿克蘇鄉進山,車子還沒有到徒步起點,半路上就因為晚上下雨,路被水淹沒,我們的車子底盤低,司機試了兩次都沒有辦法沖出低水洼處,我們只能背起包步行,領隊天狼說這樣要比原計劃多走2小時,幸好走了一段,有個牧民過來,捎了我們一段。
  進山的路就是不斷在半山上橫切,要換鞋過冰冷刺激的溪澗,雪融化的水,冷得刺骨,本來走得渾身發熱,也只能不斷換鞋過冰河。大約走了六個半小時,來到了阿克蘇冰河安營扎寨,海拔3100米。
  隊伍總共五個人,三個人總是快得不見人影。幸好胡子哥背負了五六十斤的包,會等我一下,一路上山坡和河谷開滿了黃色的野花,我只能在休息時撐著登山杖欣賞一下。這一天的難度并不大,可以說是一個適應期。
  在高原,我總是不大想吃東西,潛意識地多喝水。晚上十二點多起來解手,我看到了絕美的景色,群山靜穆,遠看是黛青色的,而雪山像個神秘的女神在遠處。近處的河谷泛著淡淡的光,腳邊是我們的帳篷,錯落有致地散落在草原上,月亮特別圓特別大,我一瞬間竟恍惚起來,要不是一陣冷風讓我醒悟這是高海拔,我真想和這月夜多呆會兒。
  進了帳篷輾轉反側,總算找到了正確的方法,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圣潔的雪蓮令我流淚

路線:阿克蘇冰川-老虎口-白楊河東溝


淺綠色的雪蓮純凈稚嫩如天上的仙女

  
  第二天早上,我們從露營地繞過阿克蘇河不斷往上,此時身體還沒有發熱,所以走得有些氣喘。阿克蘇冰川的起點,有一大片的碎石坡,遍地開滿了雪蓮花。從小就聽說這圣潔的雪山之花,神奇美麗,終于親眼見到,內心喜悅不可言說。
  我把包輕輕放下,匍匐在地,我連手都不舍得觸碰它們,它們的圣潔令我的雙眼飽含淚水。淺綠色的雪蓮純凈稚嫩如天上的仙女,襯托著遠處的山峰偉岸神奇,這一自然美景在我心中深深鐫刻。興奮和幸福感壓倒了一切,我感謝博格達慷慨而有愛地接納了我。她的美,在我回來后仍在腦海閃現,滋養著我的心靈。
  此處往上就是冰川了,冰川很大,一直延伸到雪山腳下的。由于自然原因,冰川在不斷融化,有的地方已露出深色的山石,也形成了暗溝,冰裂縫,但還不是很大。遇到有危險的地方,領隊會停下來等,他們都走在前面,而我走走停停,看著從來沒有見過的風景,內心如此幸福。只是我的墨鏡斷了一個腳,眼睛被冰川反光到難受。
  過了冰川,終于來到了傳說中的老虎嘴,這是兩個山之間被風化的一個埡口,坡有五六十度吧,布滿了棱角突兀的大小石塊。
  力氣已消耗許多,我看著埡口,心里暗自給自己鼓勁。一個上海隊友給了我一個蘋果。那蘋果的意義是非凡的,要知道此次徒步,除了必要的餐食,我沒有帶一個水果。吃完,我鼓足勁向上走,五個人的隊伍里,我的能力是最弱的,天狼著重保護我,一直走在我的后面。
  老虎嘴亂石遍布,腳踩上去,必須找到著力點,先用登山杖戳到著力點,如果是疏松的山石,就會滾落,攀爬中不時發出亂石墜落的巨大響聲和提醒的尖叫聲,因為滾落的石頭殺傷力是很大的。
  我一鼓作氣,手腳并用,上到山頂。然而,下坡比上坡更令人恐懼,上坡是累,而下坡是險,完全是直坡而下。天狼帶我們以之字形下坡,我把恐懼丟開,只專注腳下的每一步,就這么到了山腳下。我們又不停地過了些草地,來到營地白楊河東溝。
  安營扎寨后,天時雨時晴,一下雨渾身就發冷只能鉆進帳篷。雨打在帳篷上的聲音也是好聽的,一些蟲子在內帳和外帳之間,我就逗它們玩。反正也沒有手機信號,以此為樂倒一派自然之趣。
  天一晴,太陽一出來,帳篷里又熱得憋氣,我迷迷糊糊睡了一小會兒,對外面的說話有模糊印象。因為怕感冒怕高反,我不停地喝水,也不敢睡太早,半夜里輾轉反側的日子太難過。
  

大雨中在海拔3530米的冰川扎營

路線:白楊河東溝-東溝冰川-轉山達坂-西溝冰湖-西溝冰川


行進在碎石堆砌的路上,步步艱險

  
  夜里下了很長時間的雨,我迷糊了一小時又醒過來,干脆坐起來,身體是乏累的,又再迷糊睡一會。如此反復,我只覺得在這野外,帳篷里才是溫暖的天地……今天要翻一個很虐的達坂,這樣下雨,安全嗎?
  在憂慮中熬到了早上,我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走出帳篷,遠處的山頂烏云密布,雪山的白和云層的灰,帳篷的五顏六色讓我感動于我們這些戶外人的勇敢。
  不一會,天上又開始閃電雷鳴,雨點中夾雜著冰雹,如果一直如此的話,今天我們得在帳篷里呆一天了……
  我的身體開始發冷,只能又脫了衣服,躺進能讓我發熱的睡袋。
  天終于好轉,天狼讓我們打包出發。
  高低錯落的巨石消耗著我的體力,無盡的上坡和下坡讓我心生絕望,多少次那些走在前頭的強驢讓我的信心受到了打擊。可我是個不肯認輸的人,而且就算是認輸也沒有回頭路可走。
  我默默地按著自己的節奏一步步前行。
  過碎石坡、過轉山達坂,吃了些食物,又繼續繞過冰川,終于來到西溝冰川。我已耗盡力氣。冰川可搭帳篷的地方很少,有三個隊伍碰到了一起,我們的帳篷搭在了冰川中一塊比較平坦的地上,周圍是一圈溝槽。上來時已經下雨,溝槽的水已往外淌,如果晚上繼續下雨,我們會被淹。這時,大家實在太累了,我連食物也吃不下,就想躺在帳篷里。
  外面在下大雨,我們在海拔3530米的冰川上扎營。這一天,我們越碎石山,過冰川、冰裂縫,那轉山達坂真是虐啊……
  因為淋到了雨,頭發都是濕的,渾身也發冷。在帳篷里我換了內衣,穿上了羽絨服,穿了兩雙厚襪子,體能消耗實在太大,后腦勺有些微脹疼,怕感冒,只能狂喝水。
  雨在帳篷上匯聚成水流往下淌,帳篷是橘色的,看著似乎暖和一些。
  拉開帳篷的門,冰川就在眼前。博格達幾座山峰一字鋪開,這種壯偉的景色不吃苦怎么能享受到呢?
  因為不停喝水,晚上醒來,我被尿意逼著考慮要不要勇敢地上個廁所。外面有個雨披放在石頭上,風一刮就響,間或還像有一陣腳步聲……實在憋不住了,我只能告訴自己,別自己嚇自己,穿衣穿褲裏得好好的出來。帳篷外一片明亮,雪山靜立,被雨水沖下來的石頭發出油黑的光,近處的溪流是乳白色的,遠處也有溪流在轟鳴。我環顧四周欣賞了一下,舒服地完成了任務,又鉆進了帳篷。
  

“簡單達坂”竟是高手過招的舞臺

路線:西溝冰川-簡單達坂-四工冰川-登山大本營


戶外有艱辛,也有廣闊天地


  早上醒來,天已放晴,四峰并立的博格達峰在眼前一字排開,寒光四射的氣勢足以讓人心生敬畏。
  背包上路,一路上雖然是重裝,但走著走著已成了習慣,包的重量就被丟開了,就當它是我肉體的一部分吧。
  冰川是緩慢上升的,走過它我們就來到了簡單達坂,往上看一大片雪坡非常美,最高海拔有4150米。但真的走下來,心里只能罵著:哪個王八蛋起的名字叫“簡單達坂”?它一點也不簡單啊!
  簡單達坂的坡度并不大,走上去卻感覺陡得厲害,滑得要命。我上去沒多久就因為看風景分心,往下滑,趕緊用冰爪和登山杖頂住。后面我就一步步非常小心了,走了一段后,低頭忽然發現冰爪不見了。我心里第一次產生了不好的感覺,只能每一步都更為小心,幾次試探實在不能在雪坡上行走,只能斜切往高處的冰石結合處走,這樣一來要多走很長一段距離。為了安全起見,也只能如此。我看著前面的人到了達坂的埡口,休息了一會就沒了人影,我也只能一步步往上。天狼無奈地在前面等我,看到我沒有冰爪,到頂的幾米用登山杖拉著我上去了。
  下坡非常陡,也非常滑,前面許多人都小心翼翼一步一挪,也有人摔了滑下去。我沒有冰爪制動,走得非常憋屈。天狼便走在我前面,讓我一步一步跟著他,但其實這樣也非常危險,因為一摔就要兩個人。果不其然,我一滑,他沒有頂住,兩個人一起往下滑,速度非常快,天狼花了許多力氣想停住,我只能尖叫著讓他放開我。一個人好制動,速度慢下來后,我發現滑下去竟然比走下去更輕松,干脆就一路向下了,反倒沒有了害怕,下來后檢查,手上都是血,擦傷了,屁股和褲子也蹭破了,天狼的兩個手機一個沒影了,一個經過我身邊時,被我撿到了。
  回望簡單達坂,他們在討論剛才的危險系數,我忽然就淚流滿面,于是干脆哭了個痛快,心里好舒服。雖然這是高手過招的舞臺,我摔了也痛了,但至少我痛也痛得感動。
  簡單達坂下來后,又是犬牙交錯的冰川,接著過了看不到頭的碎石山路,真的是耗盡力氣。我讓他們先走,反正營地在前面。一個又一個人超過我,我反倒享受在山里孑然一身的感覺了。我想,只要我來了,我所經歷的一切,幸福也好痛苦也罷,都是生命的一部分,可以自我懷疑自我肯定,但必須扛過去,才能勝利。人終其一生,不是始終要與自己戰斗嗎?
  大本營是一片被冰磧環繞的略斜的坡,邊上有個小湖,湖旁靜靜立著一塊刻有“白水小姐之墓”碑,遠處有些瑪尼堆,這應該是幾天來最舒服的一個黃昏了,行程已快結束,我坐在山丘之上,仰望星空,滿足得像個女皇。
  晚上當地有個牧民上來給另一隊送補給。我到大本營后,覺得尾椎骨疼痛,估計會有些開裂,考慮到不要拖累隊友,臨時決定改變線路,從四號羊圈直接下山再找車回烏魯木齊,等他們晚一天出來。
  

跟在馬屁股后面走了30多公里山路

路線:大本營-三個岔冰湖-碎石達坂-四號羊圈-不知名山路


登山大本營邊上的冰湖里,浮冰散落,靜謐而美好


  早上快9點,提供馬匹的牧民兄弟到了營地,于是我告別隊友先下山了。
  下山時,我屁股疼得不能坐馬,只能下來走。于是就出現了這樣的一幅畫面:我花了1200元錢租了一匹馬,現在卻是牧民騎在馬上開開心心的,我跟在馬屁股后在山路上走了三十幾公里。后來回想越想越好笑,但當時的我挺開心,唱著歌,還把一雙溯溪鞋、藥品、小電筒全送給了牧民。
  這世上每個人都擁有一雙獨一無二的眼睛,每雙眼睛也自成一個宇宙。
  自從我的眼睛迷戀上戶外的世界,我的心再也無法割舍,甚至有個執念,希望在有生之年,肆意行走于廣闊天地,喜歡就追求,討厭就拒絕,在世俗的世界不世俗地活。
  不必裝作孤獨,也別說你悲傷,你去看看山河,從來都是那樣。



撰稿:周君

照片由周君、和露等提供

編輯:徐沭明

制作:許娟


敬請關注《宜興日報》10月19日4版《陽羨 行走》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任选9场图标 股票涨跌跟什么有关 东方6十1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 双彩网开奖查询 北京三分赛车是国家开的吗 一号配资 福建36选7开奖时间 河南快三怎么玩 高位十字星k线组合的图解 快3贵州走势图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