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天山月詩社】和瑛詩歌與新疆

新疆師范大學文學院 2019-11-18 13:37:19

和瑛(1741—1821),原名和寧,避道光帝旻寧諱改。字潤平,號太葊,額爾德特氏,蒙古鑲黃旗人。乾隆三十六年(1771)進士。歷任知府、道員、按察使、布政使、西藏辦事大臣等職。嘉慶六年(1801)十一月,授山東巡撫。七年,因“金鄉詩案”被控訴,嘉慶帝因其“日事文墨,廢弛政務”,交部嚴加議處;又因為隱匿蝗災事被革職,貶謫烏魯木齊效力贖罪。嘉慶七年十二月行至哈密時,詔命其以藍翎侍衛任葉爾羌辦事大臣。八年十一月,調喀什噶爾參贊大臣。十一年,召任吏部右侍郎,旋又于歸途命為烏魯木齊都統,反轡西域。十三年十月回京。其后歷任刑部侍郎、熱河都統、盛京將軍、兵禮刑三部尚書及軍機大臣等職。道光元年卒(1821),謚簡勤。

和瑛駐藏八年,在疆七年,任職邊疆的十五年是其整個仕宦生涯重要的一章。作為其政治生涯的余事,他以詩歌方式所記錄的新疆,也非常值得我們去做探究。

有清一代,無論是以哪種方式去過西域的文人,大多都創作了與新疆相關的文學作品。和瑛一生筆耕不輟,著作頗豐,其孫恒福之婿盛昱曾親見他多部稿本,并感嘆:“簡勤手纂稿本盈箱累架,著錄不下千卷,蓋其撰著之未刊行者多矣。”而作為詩人的和瑛,面對遼闊的西北邊陲,整個西域的一切,無論是塞外風物,還是邊疆政事,都時刻在激發著他的創作靈感。對于這個體現其生命價值、重鑄其人生理想的西域,他用詩歌記錄了他的全部情感。據筆者統計,七年的新疆生活,和瑛留下了新疆題材的詩歌共77題89首,占詩人現存全部338題576首詩歌的近五分之一,由此可見新疆在詩人心中的分量,以及對其創作的強烈影響。

?

一、居處塞外,描摹風物

“西陲靖戎馬,那用帶吳鉤。”和瑛任職新疆期間,大小和卓之亂已平定多年,后來的張格爾等叛亂尚未出現,是一個相對比較安定的時期。這也促使和瑛能夠“日事文墨”,進而留下數量可觀的西域詩。

西域風物與內地截然不同,大漠浩瀚,山水雄奇,因此,與來自中原內地的許多文人一樣,和瑛常常將詩人的目光投向西域特有的風俗物產,用其獨特的筆觸描寫了這些奇異的景象。通過他的詩歌,我們可以看到新疆特有的風物對詩人創作之影響,以及他對新疆的特殊感情。

首先是西域的自然風物對詩人有著強烈的刺激,從而產生了雄渾、豪放、充滿生機的感觸:

西母嵰山雪,平鋪瀚海遙。

吻疑嘗醴潤,渴似望梅消。

風味欺陶谷,詩情勝灞橋。

自憐冰氏子,肯向冶爐招。

此詩為詩人于嘉慶七年赴烏魯木齊、出嘉峪關后所作。他用了傳統典籍中大量的典故來描寫戈壁瀚海上迎面而來的茫茫大雪。一般來說,在茫茫無涯的戈壁上行走,如果遇到漫天大雪,一定會在西出陽關的行人心里蒙上陰影,更何況是流放西陲的詩人。但和瑛不是如此,反之,他以昂揚樂觀的精神將戈壁大雪高度贊揚,這在歷代西域詩中也僅有岑參詩歌可以媲美,顯示出詩人對即將前往剛剛一統的新疆充滿的強烈信心。

嘉慶七年十二月,當詩人行至哈密時,接到朝廷詔命其以藍翎侍衛充葉爾羌辦事大臣的消息。到相對烏魯木齊更為荒涼、偏遠的地區任職,詩人并不消沉,而是對自己以六十三歲的高齡能夠在新疆一展身手而興奮。塞外惡劣的自然環境,反而激發了他的斗志,以更加輕松樂觀的心態面對即將赴任的回疆:

祁連嶻嶪駐冰顏,詩板遙摹霄漢間。

驛客停驂弦月皎,羌兒叱犢戍樓間。

不觀海市游沙市,才別金山到玉山。

六十年來風景換,陽春萬里出陽關。

此詩是和瑛途次哈密接到改任葉爾羌詔命時所作,寫作者初到西域行途中所見新奇景象與奇特感受。前四句以視覺器官的強烈刺激,逼真地刻畫出了塞外奇異風光以及詩人的感受,白日天山銀裝素裹,巍峨聳立,不禁引起詩人無限的創作激情;黃昏時分弦月皎潔,清輝照大地,歸來牧童穿梭于碉樓之間,從而形成特有的塞外田園風光。后四句首先勾勒出南疆特有的風沙、雪山景色;面對如此惡劣的自然環境,即使詩人在赴任途中接到改任更為偏遠、荒涼的葉爾羌的詔命,但卻并沒有畏縮于這種殘酷,而是以一種輕松的“陽春萬里出陽關”的態度,細膩地表現出自己貶官塞外的真實感受。

西域塞外風物給詩人帶來的不僅僅是雄奇、豪放之感。同樣,塞外荒寒艱辛的環境也很快也給詩人帶來了深刻印象:

大塊有噫氣,一息千里通。

巽五撓萬物,折丹神居東。

風穴地軸裂,風門天關沖。

奇哉風戈壁,勃發乾兌沖。

當夫初起時,黑靄蟠虬龍。

焚輪瞬息至,萬騎奔長空。

石飛輕于絮,輜重飄若篷。

靈駝識猛烈,一吹無停從。

我度瀚海來,屈指輪臺中。

忽傳伊吾廬,朵云下郵筒。

恩命撫娑軍,兼馭于闐戎。

泥首天山陽,圣慈感帡幪。

改轍土番道,行李戎仆僮。

鹻燒絕滴水,漱我醴泉豐。

雪瘴凌氣海,鼓我泰夰充。

天罡不可敵,默禱馮夷公。

叵料驅車日,太清無纖蒙。

野寮星月朗,白鳳棲梧桐。

支炷不暇炊,忍饑駃驖驄。

坐生巳度想,辟展變春融。

乃知廣莫候,太乙叫蜇宮。

履道獲坦坦,無乃憐吾窮。

原筮西南利,努力往有功。

蜚廉不我戲,此意感蒼穹。

此詩系詩人嘉慶七年赴任葉爾羌辦事大臣途次吐魯番時作。巽五,遍檢《漢語大詞典》、《辭源》諸工具書均無該詞,《辭源》這樣解釋巽:八卦之一,象風;巽二,巽為木,為風。后來附會傳說以巽二為風神。?因疑“巽五”當為巽二。“大塊有噫氣,一息千里通。巽五撓萬物,折丹神居東。”和瑛首先圍繞“風”字著筆,描寫出行環境的險惡。這是白日絕域風沙景色的典例,開頭四句無一“風”字,但卻捕捉到了風色,刻畫了風的劇烈。“當夫初起時”,由暗寫轉為明寫,夜晚的風聲替代了白天的風色,狂風呼嘯。緊接著側面描寫風之大,像柳絮一樣隨風飄走的竟是大如斗的石頭,描繪了風的狂烈。在這種嚴酷的環境中,詩歌由造境轉而寫人,詩歌的主人公——頂風冒雪前去赴任的和瑛出現了,“恩命撫娑軍,兼馭于闐戎。泥首天山陽,圣慈感帡幪。”詩人因“金鄉詩案”謫戍烏魯木齊效力,途次哈密時又詔命前往天山以南的葉爾羌任辦事大臣,由流放而任官,命運發生了改變,但路途的艱苦也增加了。詩人在赴任途中不僅僅要面對惡劣的自然環境,更是要忍受冷凍受饑之苦:“鹻燒絕滴水,漱我醴泉豐。雪瘴凌氣海,鼓我泰夰充。天罡不可敵,默禱馮夷公。”詩人抓住了戈壁冒風行進的困難進行細致的刻劃,充分渲染了塞外的苦寒,同時更不放棄展示自己樂觀和自信的精神。“支炷不暇炊,忍饑駃驖驄。坐生巳度想,辟展變春融。乃知廣莫候,太乙叫蜇宮。履道獲坦坦,無乃憐吾窮。”詩人巧妙地利用了“精神勝利法”,淋漓盡致地表現出自己斗風傲饑的戰斗激情,從而引出最后四句詩歌,料想自己治理回疆的成功水到渠成。全篇奇句豪氣,風發泉涌,由于詩人有著貼切的邊疆生活體驗,因而是詩能夠奇而入理,真實動人。

玉是中華民族傳統的吉祥物,和田玉更被看成是玉的精品。清代是玉器發展的鼎盛期,由于社會對玉石的需求的急劇增加,新疆玉也自然得到大規模的開采。詩人對此也多有描述,如《河干采玉》:

西極昆侖產,琳瑯貢紫宸。

千斤未為寶,一片果何珍。

幟飏青云杪,人喧白水濱。

惰蘭齊攫拾,伯克竟游巡。

自分澄心滓,還須洗眼塵。

琢成何氏璧,良璞免沈淪。

此詩是詩嘉慶八年(1803)作于葉爾羌。“惰蘭”,是對維吾爾族人的概稱,并無貶義。“伯克”,是回疆各城的各級首領。在內地,小小玉石彌足珍貴,但是在新疆,縱是千斤巨玉也不甚為稀奇,維族民眾竟然能在玉河邊隨意“攫拾”,那是何等壯麗。在《題路旁于闐大玉》詩前序文中,詩人再次描述了新疆玉的壯美:“喀喇沙爾東一百八十里,烏沙克搭拉軍臺路旁有大玉三:大者,重萬觔,青色;次者,重八千觔,蔥白色;小者,重三千觔,白色。”最終雖因難于搬運棄置于喀喇沙爾,但卻令人贊嘆不已。

和瑛雖有多年的新疆經歷,但“初見眼中稀”,其對少數民族的風俗當然也非常好奇,用詩歌描述了他對少數民族節日新鮮而又奇特的感受,如《觀回俗賀節》:

怪道花門節,刲羊血濺腥。

褐雞充羊戔里,婁鼓震羌庭。

酋拜摩尼寺,僧喧穆護經。

火祆如啖蜜,石槨信通靈

“花門”,指維吾爾人。“婁鼓”,當指維吾爾族手鼓“達甫”。“酋拜”句下作者自注:“《唐書·回鶻傳》:‘元和二年,回紇請于河南府、太原府置摩尼寺,許之。’即今禮拜寺。”“摩尼”,借指今伊斯蘭教。“僧喧”句下作者自注“《通鑒》注:‘大秦穆護,釋氏之外教也。”“火祆”句下作者自注“唐制,祠部歲祀。磧西州火祆,即今阿渾所供奉之摩尼神。”“石槨”句下作者自注“《輟耕錄》:‘回回地,年七、八十歲老人,自愿舍身濟眾者,絕飲食,惟澡,身啖蜜,經月便溺,皆蜜。死則殮以石棺,用蜜浸。百年后啟封,則蜜劑也,名木乃伊,治人損傷肢體。’”此詩嘉慶八年十月詩人調任喀什噶爾參贊大臣后作于喀什噶爾,詩中節日指維吾爾族著名的節日之一古爾邦節,亦稱宰牲節。詩人用了大量文獻中描述西方傳來的宗教典故進行描述,體現了作者對這一宗教節日的驚奇之感。

和瑛在疆宦官七年,足跡踏遍回疆的山山水水,創作了大批反映邊疆生活習俗、山川風物的詩歌,如上所述,因為作者自身對新疆奇異景象的熱愛,從而使這些風物的描寫也都具有了昂揚向上、美好可觀的品質。



二、身在邊疆,心系統一

新疆雖然處于西北塞外,但在清代歷史上卻具有極為重要的影響,發生在這里的巨細事務,都可能會影響到整個國家的命運。因此,作為疆臣和詩人雙重身份的和瑛,比一般的文人更敏感于新疆的時事,這里的一切都時刻刺激著他的創作神經。

在清代西域的歷史上,乾隆二十年平定準噶爾達瓦齊政權、二十二年平定阿睦爾撒納叛亂、二十四年平定大小和卓叛亂,從此清朝統一西域的戰爭結束,西域也進入了一個比較長的穩定發展時期。因此,清政府統一天山南北是清代歷史上的大事,它對君臣百姓、朝野上下都觸動極大。嘉慶七年,和瑛進疆沿途,親眼看到平定大小和卓叛亂的舊戰場,對清政府一統西域充滿驕傲,同時也期待著西域一統之后西北人民能夠樂業安居。當詩人行至吐魯番時,頗有感慨,寫下《小歇吐魯番城》:

戰績侯姜說有唐,西州名改舊高昌。

而今莫問童謠讖,日月長年照雪霜。

此詩嘉慶七年作于吐魯番。唐時,高昌國始與唐交好,后則反復不定,且劫掠西域入唐使及商人。貞觀十四年(610),唐太宗命侯君集為交河道行軍大總管,姜行本副之,率軍討伐高昌。當時高昌民眾也不滿麴文泰的倒行逆施,假托童謠表達了對唐朝軍隊的期待:“高昌兵,如霜雪;唐家兵,如日月。日月照霜雪,幾何自殄滅。”作者用此唐典,實際上是對清朝前期平定準噶爾、消滅分裂政權、一統新疆的贊美。嘉慶十一年時,和瑛被朝廷召為吏部右侍郎,但回程至涼州時,又被復命為烏魯木齊都統。在詩人返轡西域途徑巴里坤時,寫下《題巴里坤南山唐碑》,復詠此事:

庫舍圖嶺天關壯,沙陀瀚海南北障。

七十二盤轉翠螺,馬首車輪頂踵望。

高昌昔并兩車師,五世百年名號妄。

雉伏于蒿鼠噍穴,驕而無禮不知量。

寒風如刀熱風燒,易而無備胥淪喪。

賢哉柱國侯將軍,王師堂堂革而當。

吁嗟韓碑已仆段碑殘,猶有姜碑勒青嶂。

豈知日月霜雪今一家,俯仰騫岑共惆悵。

巴里坤南山唐碑,因碑額有:“大唐左屯衛將軍姜行本勒石文”,亦名“姜行本紀功碑”。庫舍圖是連接天山南北地區的主要通道,屬巴里坤。詩人在詩中首先論述侯君集、姜行本征平高昌事,進一步說明“日月”必照“霜雪”,證明歷代中原王朝對西域的經營、管理以及民族之間的融合是大勢所趨。此外,詩人還提到“韓碑”、“段碑”、“張騫碑”、“裴岑碑”等漢唐平叛紀功碑,來說明歷朝歷代的反叛勢力均遭到中央政府的強力打擊,任何分裂行為均不可能取得成功。更希望在清代已實現國家統一、民族融合的背景下,中央政府和邊疆諸少數民族能和諧共處,共同維護國家統一,免得征伐給人民帶來巨大的災難和痛苦。

葉爾羌是清政府平定大小和卓叛亂的主戰場之一,和瑛抵任葉爾羌辦事大臣之后所作的七律《葉爾羌城》,即是關于清政府平定大小和卓叛亂比較具有代表性的詩歌:

羌城古塔綠陰屯,名跡曾探和卓園。

百戰風霜沈義冢,九霄霜月護忠魂。

呼鷹盡出桑麻里,戲馬閑看果蓏村。

鎮撫羌兒高枕臥,雙歧銅角聽黃昏。

此詩是詩嘉慶八年作于葉爾羌。詩句下多有自注說明當時情形,如“羌城”句:“塔高二十余丈。”“名跡”句:“節署乃回酋大和卓木舊居。”“百戰”句:“城東五十里,官兵陣亡合葬二冢,清明致祭。”九霄句:“都統納木扎勒、參贊三泰盡節于此。敕建顯忠祠,并御制雙義詩勒石。” “雙歧”句:“回俗,每于日入時鼓吹誦經,其銅角雙歧兩口。”“鎮撫”,即安撫。“羌兒”,代指南疆各少數民族,無貶義。

作者時任葉爾羌辦事大臣,因其辦公衙署即是大小和卓舊居,當然感觸良多。是詩首聯描寫葉爾羌城的突出特色,是綠樹環繞中回教的宣禮塔,以及此地曾經的名勝——和卓舊居,但“名跡”一詞暗示出建筑之奢華,亦可想象出大小和卓當年的民脂民膏。頷聯承上啟下,傷悼在平定大小和卓叛亂時為國捐軀的將士。頸聯,作者筆鋒一變,轉寫如今葉爾羌城的一片祥和。尾聯以祈盼邊疆和平、民族敦睦作結,全面表現了平叛戰爭的意義和葉爾羌可以期盼的盛世景象。

除上述詩歌外,和瑛反映新疆統一的詩歌還有很多,在其多次提及平定大小和卓叛亂的詩歌中,其中《英吉沙爾》是較為有特色的一首:

斗大孤城四面開,能量千萬斛牟來。

地傳依耐虛遷國,河繞圖書任剪萊。

萬馬悉從蔥嶺度,百花今傍柳泉栽。

羌登衽席歡無比,婁鼓年年鬧古臺。

英吉沙爾,即今新疆英吉沙縣。漢時為山南三十六國之一,屬依耐境域,地介喀什噶爾、葉爾羌兩城之間,四境惟西面多山,近城則俱平曠,無高山大川,為往來必由之路,可資控扼。人皆不事耕作,而仰食于他境,依附為回部附庸。清政府平定大小和卓之亂時,因英吉沙西通拔達克山部,大兵由此經過。在這首詩歌末尾作者寫到:“羌登衽席歡無比,婁鼓年年鬧古臺。”句下自注:“城南四十里兆公臺,回人四月間繞臺歌舞。”句中“羌”指注中“回人”,即維吾爾人。“兆公”,即兆惠。今莎車城南十里有墩臺一座,相傳為乾隆二十三年將軍兆惠進兵時安營于此,故名兆公臺。婁鼓,即維吾爾族手鼓“達甫”。這首詩在結句強調維吾爾民眾對清軍平叛將領的懷念,表達維吾爾民眾對清政府平定大小和卓叛亂的擁護,借以說明邊疆少數民族對國家具有強烈的認同感。

同時,詩人對那些為了一己私利反復叛亂,給國家與下層民眾都帶來巨大痛苦和災難的少數民族首領充滿厭惡與蔑視:

蛾子拋時術,寅緣苦為何。

無泉封任沒,不雨穴空訛。

路比穿珠巧,行逾渡竹多。

此邦真蟻國,可許夢南柯。

詩人采用比喻的手法,將他們比作喜歡昏暗、專門在黑暗中耍陰謀的幺蛾子,對那些叛亂的分裂分子進行了淋漓盡致的嘲諷,入木三分地刻畫了他們渺小卑劣的形象。詩人堅信那些陰謀得逞于一時,但也只是南柯一夢,最終逃脫不了滅亡的命運。

在大小和卓叛亂之際,絕大多數少數民族首領不僅沒有附逆,反而勇敢地站出來參與平叛戰爭,維護國家主權完整,但在這清中期的西域詩歌中幾乎沒有描寫。較為難得是,和瑛并沒有民族之間的隔閡,身為封建統治集團中的一員,他創作了許多詩歌哀悼為國捐軀的少數民族首領,如《哀葉爾羌阿奇木阿克伯克》七絕二首:

玉水冰山戰績存,傷心矍鑠老花門。

獨憐白冢春原草,不及功成一吊魂。

束帛牽羊望夕曛,憑教祆正慰忠魂。

渠莎城畔摩尼寺,添個西濛效順墳。

此詩嘉慶九年作于喀什噶爾。阿克伯克是回疆少數民族首領,乾隆二十年投附清政府,參與平定準噶爾的戰爭;二十二年,參與平定阿睦爾撒納叛亂;二十三年,參與平定大小和卓叛亂;后任葉爾羌阿奇木伯克,嘉慶九年逝世。和瑛高度贊揚了為國屢次立勛的阿克伯克,認為他與各級政府官員一樣,均是在為國效忠,詩人以其守邊大吏的身份對阿克伯克給予嘉獎,在各族民眾之間無疑會產生重大的影響。

通過和瑛反映清政府統一新疆的相關詩歌,我們可以看出他對清代西域平定的認識,即:清朝的平叛戰爭之所以取得勝利,是因為清軍進行的是維護祖國統一、反對部分貴族分裂叛亂的正義戰爭,因而得到各族人民的支持和擁護。

三、守官西陲,志在經營

清政府平定大小和卓叛亂后,一統天山南北,造就了拓疆萬里,中外一統的空前盛況,“春度玉門關外滿,不須聽作戰場聲。”但清廷對天山南路的管理采用由滿族貴族和當地封建主相結合的經營模式,導致部分地方官員很快與地方維吾爾封建主勾結起來,殘酷剝削和壓迫當代民眾,最終釀成了“烏什事件”的發生。和瑛調任喀什噶爾參贊大臣,在嘉慶十年巡查各城至烏什時,便寫下《烏什城遠眺》一詩,從地方管理的層面反思“烏什事件”:

百戰經營漫負嵎,尉頭幾換古名區。

泉開楊柳枝頭水,城抱驪龍頷下珠。

絕國牛羊今受牧,降王雞犬昔全屠。

叮嚀旌節花開處,長使春輝入畫圖。

政府收復回疆之后,任命素誠為烏什辦事大臣,阿布都拉擔任烏什阿奇木伯克。素誠兇殘腐朽、酗酒宣淫,阿布都拉性情殘暴、貪縱之極。乾隆三十年春,素誠征維吾爾民夫二百四十人運送沙棗樹苗,派賴和木圖拉押運,被征夫役向阿布都拉詢問,反遭毒打,在賴和木圖拉的帶領下,圍攻衙署,釀成大亂。雖經平定,而死傷無數。

“烏什事件”給清朝統治者一次沉重的打擊,尤其是打擊了清政府在新疆南部的統治,暴露了新疆地方官員素質低下、執政能力差等弊端,敲響了清朝在新疆統治的警鐘,和瑛在此詩的開頭即描寫烏什作為塞外明珠,山水環抱,風景秀麗,但因孤懸塞外,從古至今也一直是兵家必爭之地,今天的安寧祥和實屬來之不易。詩人以“叮嚀旌節”的囑咐,來要求管理者努力維持邊疆地區的安寧祥和,避免悲劇的再次發生,從而“長使春輝入畫圖”。而事實上,清政府也不得不從中汲取教訓,總結其統治南疆的經驗,采取一些改革措施以緩和矛盾。和瑛的詩歌便是從文學的角度對這一事變的反思。

和瑛作為清政府邊疆政策的主要實施者和執行人,在履任喀什噶爾參贊大臣后,即在執行清政府“因俗而治”新疆政策的基礎上,提出治理和經營方式必須吸收歷代中央王朝邊疆管理的經驗和教訓,《孤舟釣雪》即是這一思想的體現:

昔聞溯清流,餌魚鉤莫上。

渺茲丈尺水,萬斛誠難放。

官聲慕梁毗,邊策戒任尚。

瀹予冰雪甌,充君書畫舫。

毗,隋代大臣,歷任京師和地方要職,曾先后向隋文帝、煬帝舉劾權臣劉防、楊素、宇文述等人的不法行為;在西南民族地區任刺史十一年,言傳身教,所轄地方安寧。其剛正、清廉的品格為后人所傳誦。任尚,東漢將領。永元中代班超為西域都護,希望班超對他治理西域一些忠告,班超以“寬小過,總大綱”相贈,而任尚不能借重班超的經驗,以嚴急苛虐而失邊和,以罪被征,如超所戒。這首詩作于嘉慶八年,和瑛剛剛調任喀什噶爾參贊大臣。詩人從梁毗、任尚的經驗、教訓中總結治理邊疆的方法,提出對邊疆有效管轄和治理的自我要求。

和瑛有關治疆理念的詩歌比較有代表性的是《寄別湘浦將軍瘦石參贊四首》其一:

郭李同聲世所罕,守邊叔子惟輕緩。

古賢志在推車行,別贈一言勝撲滿。

嘉慶十一年,和瑛被朝廷召為吏部右侍郎,此詩即為詩人離疆前夕贈別友人之作。湘浦,松筠字,時任伊犁將軍;瘦石,達慶字,時為塔爾巴哈臺參贊大臣。郭李,用南朝郭太與李膺典故,郭太出身貧寒,但積極好學,后見到河南尹李膺,李膺十分喜歡與他交往,一時傳為佳話。守邊叔子,用晉羊祜治邊典故,羊祜坐鎮襄陽、都督荊州軍事的十余年間期間,一方面屯田興學,以德懷柔,深得軍民之心;另一方面繕甲訓卒,廣為戎備,做好了收復國土的軍事和物質準備。古賢推車,用的是周文王對姜子牙禮賢下士、求賢若渴的民間故事。撲滿,陶制蓄錢之器,有入孔而無出孔,錢滿則撲破取出,故名撲滿。和瑛在這首詩歌中多次引用古代先賢治理國家的經驗和思想,進而指出,作為守疆大吏的同僚們首先必須精誠一致,團結協作;其次則要學習羊祜守邊的經驗,既要治理好邊疆的經濟文化建設,同時也要時刻保持維護國家統一的警惕;最后,治理邊疆最重要的是要提高官員自身素質和執政能力,能夠尊重人才、禮賢下士;只有充分借鑒歷代中央王朝治理邊疆的經驗和教訓,才能維護新疆的長治久安,進而實現“何當力挽滄浪水,澆遍西濛旌節花”的宏圖大略。

和瑛效力贖罪新疆并在那里起用任職,最可貴之處,是他并沒有沉浸在遭受流貶的愁苦之中。即使是嘉慶十一年詩人被召回京任吏部右侍郎、回程至涼州又復命為烏魯木齊都統而反轡西域時,仍然表現出義無反顧的精神,并對經營新疆充滿了強烈的信心:

玉門重出感殘年,都護恩綸降自天。

遙指北庭心膽壯,再嘗苦水是甘泉。

和瑛守官西陲期間,雖身居遠荒,但心系朝廷,一直試圖在新疆——這塊清政府剛剛收復的故土上施展自己的政治才華,從而實現自己的報國之志。他守官西陲凡七年,足跡遍及整個天山以南及東疆地區。作為清朝邊疆政策的主要執行人,和瑛居官新疆期間,身體力行地執行清政府治邊政策,親身維護了邊疆的穩定和民族團結,《布魯特酋長獻鷹馬卻之賦絕句》即是其中一例:

絡馬韝鷹獻使君,使君笑卻意何云。

穹廬夜不驚雞犬,便是祥麟威鳳群。

自入疆為宦伊始,詩人已經意識到要維護邊疆的穩定和民族團結,首先必須與民休息,維護民生,恢復和發展各地的生產,使新疆各民族的生活得到確切改善。因此“絡馬韝鷹”不是他做“使君”者的追求,“穹廬夜不驚雞犬”的塞外太平才是他“祥麟威鳳群”的真本領。

和瑛為宦回疆,先后主政葉爾羌、喀什噶爾、烏魯木齊,足跡踏遍天山以南和“三州”地區,極為熟悉回疆政務、吏治、民生等諸多方面。因此,他提出的治理新疆理念和思想較為符合現實狀況,對于治理回部,穩定邊疆,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和瑛的詩歌還透露出經過前后邊疆大臣的瀝心苦治,清代中期的新疆已是邊疆安寧、民族和睦的盛世光景。他曾頗為自矜地吟誦:“種樹十年計,而今綠滿庭。”以至于多年后詩人擔任盛京將軍時,回想起自己守官西陲時期新疆的變化時,仍然自豪不已:

漫空煙火暈萬家,罷舞金剛歌夜義。

野雉肥于壓油鳥,勸予多啜柳花茶。

山農處處勤耕稼,百里寒暄割冬夏。

黑河再渡古陽關,稻畦秀隴江南亞。

可以說,和瑛的治邊政策是十分積極的,在一段時期內,對穩定回疆局勢,促進新疆各方面發展,鞏固清朝統治,都具有一定的積極作用。和瑛作為清朝著名的邊疆重臣,《清史稿》稱其“久任邊職,有惠政”,充分肯定了他在邊疆的貢獻。

四、余 ?論

在20世紀末期,在美國清史學界出現了所謂的“新清史”學派,他們過分地強調“滿洲”元素及其獨特性質,認為清政府之所以能夠成功地經營和管理這個多民族、多文化匯融的國家,其中最重要原因就是執行了“非漢文化因素”。這些理論傾向,已經對中國這個國家產生了潛在的顛覆性。但是,清朝蒙古族詩人和瑛,作為清政府統治集團的重要一員,久任邊職,是清政府重要邊疆決策的主要執行人之一,其人其詩及其治邊理念,恰恰有力地反駁了美國“新清史”學派的觀點。尤其是他的治邊理念,證明了清朝之所以能夠成功地維系這個強大的多民族政權,正是因為它吸收和融合了漢文化的精髓,繼承和接受了歷代中央政府治理國家的基本思想和經驗,才能夠最終經營和管理這樣一個強大的統一政權。而清政府之所以能夠長久地維持國家統一,也正是因為邊疆諸族與漢文化斬割不斷的緊密聯系,以及這些民族對漢文化、中華民族以及中央政府強烈認同的結果。可以這么說,清政府之統治中國長達近300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秉承了儒家文化的影響,吸收了歷代中央政府統治的經驗教訓,進而根據自身的利益和當時、當地的形勢制定了較為成功的邊疆、民族政策,才促進了國家的統一,維系了國家的長治久安。

和瑛在新疆度過了他生命中寶貴的七年,在這七年間,無論是西北塞外奇異壯麗的風物,還是發生在身邊的政治事件,都對其詩歌創作產生了極大影響,因此,新疆在詩人的生命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和瑛有了在新疆七年的經歷后,他以政治家的眼光來分析邊疆的現狀,開始把人民的苦樂、國家的安危綜合在一起思考,思想比前期更加深刻。新疆已經成為和瑛施展政治才華的載體,實現政治理想的寄托,寄寓著詩人的人生思索,地理上的、具體的新疆已經整個被詩人文學化了。總體而言,新疆的地理與政治環境對和瑛的創作傾向,乃至人生價值的轉變都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同時,詩人也用自己獨特的創作給新疆留下了永遠的印記,也正是由于和瑛等詩人不斷的創作,新疆才具有今天獨特的地域風格和人文氣息。本文正是從他作為詩人的一面,揭示了中華一統的新格局在清代新疆的表現。

文字來源:孫文杰

編輯班夢瑩

校審:馬思璇

審核:葉程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任选9场图标 新浪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东京快乐8基本走势图 青海快3必出号 靠谱的手机炒股软件 福建31选7走势图查询 内蒙古快3基本走势 体彩十一运夺金 11选5 上证指数股票行情 四川快乐12直选遗漏 万达游戏平台登录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