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金庸小說植物考:曼陀羅/七星海棠/天山雪蓮,都是啥?

果殼網 2019-11-18 16:20:47

上次說到情花、斷腸草在《神雕俠侶》出盡了風頭,其實在金庸小說中,重要的植物還大有花在。從《天龍八部》里的山茶,《飛狐外傳》里的七星海棠,到《書劍恩仇錄》里的天山雪蓮,哪怕戲份不多,也在這里或者那里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曼陀羅/山茶:是色還是空?

不同于《神雕俠侶》那足以與一切世俗抗衡的愛情,《天龍八部》里貫穿的是求而不得的宿命無常;在這樣充滿濃郁佛家色彩的主題之下,書中派出了最具代表性的植物:山茶與曼陀羅。有人評論《天龍八部》,說是“有情皆孽,無人不冤”。其實何止是人呢,植物也是蠻冤的。在書中,曼陀羅被完全認定為山茶(Camellia spp.)的別名之一,也就是說,兩者被認為是同一種植物。但事實并非如此:山茶與曼陀羅,其實是完全不同,也沒有任何親緣關系的兩個獨立物種;之所以會被混為一談,或許只是因為明朝《二如亭群芳譜》里的一句話:

“山茶,一名曼陀羅樹。”

——這句話并無上下文補充,在其他的眾多植物古籍中也很難再見到。即使是綜合了古往今來、天南海北眾多植物別名的《中國植物志》中,也并未將“曼陀羅”作為山茶別名收錄。《群芳譜》作者王象晉的這一說法顯得孤立無援,想來也很可能是不必要的混淆。至于《天龍八部》里,特產于云南,品類繁多、豐富鮮艷的花朵,當然是山茶無疑;其中所提到的部分品種,如‘十八學士’‘抓破美人臉’等,在現實中也確實存在。只是并沒有書中說的那樣玄乎,什么“一株上共開十八朵花,朵朵顏色不同,紅的就是全紅,紫的便是全紫,決無半分混雜。而且十八朵花形狀朵朵不同,各有各的妙處,開時齊開,謝時齊謝”之類,就完全是出于烘托氛圍的虛構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天龍八部》所描述的北宋時期,云南茶花還并未充分為人所知;文人們筆下的山茶,多見于江西、福建、四川一帶,而云南山茶甲天下的說法,是在明朝之后才逐漸生成。

重瓣的山茶(C. japonica)花朵。圖片:shutterstock.com

那么也許也有人要問了:既然山茶≠曼陀羅,那么現實中的曼陀羅,又是何等模樣呢?這就要細細道來了。“曼陀羅”這個名字音譯自梵語,本身就具備多重含義;在植物學中,因為語言翻譯和文化流派的區別,除了山茶,也有好幾種植物會被冠以“曼陀羅”之名。這當中最正式的應屬植物志官方登記的曼陀羅(Datura stramonium):茄科曼陀羅屬,和它的許多親戚一樣,都是貌不驚人的存在。但也不能小看此花——曼陀羅全株有毒,以果實和種子為甚;其中所含有的莨菪堿是副交感神經抑制劑的一種,雖可入藥,但因為毒性大也很少使用。

曼陀羅的花和果實。圖片:shutterstock.com

除此之外,一般也認為佛經中的曼陀羅花(mandarava)是來自豆科刺桐屬的植物,刺桐(Erythrina variegata)。這種原產東南亞,盛開紅色花朵的高大喬木,確實可以滿足佛經中“天雨曼陀羅華”的描述,但從顏色和形狀來說,似乎又無法匹配《法華經》等佛學書籍中,關于“曼陀羅華者,譯為小白團華”的介紹。由此看來,曼陀羅這一角色還真是虛空玄妙得很,就像曼珠沙華、優缽曇華等佛經花卉一樣,意象遠遠大于形象了。

“金門國家公園”里盛開的刺桐花枝。圖片:KMNP

七心海棠:傳說很驚險,現實很溫柔

關于“斷腸草”,在上一次的文章中我們已經討論過了。至于這一次要提到的七心海棠,則是與“斷腸花”這名字有些淵源。七心海棠出自《飛狐外傳》,是程靈素姑娘所培育的一種劇毒植物;據說其根莖花葉,俱是劇毒無比,有效成分無色無味,即使是一等一的毒藥高手也幾乎無法察覺。但這花不加制煉,卻也不會傷人,用程靈素姑娘自己的話來說,“你不吃它,便死不了。”

那么不妨來看看這樣的絕世毒物是何模樣吧。瘦小的程靈素端出這一小盆七心海棠的時候,男主角胡斐看到的是“葉子也和尋常海棠無異,花瓣緊貼枝干而生,花枝如鐵,花瓣上有七個小小的黃點”。可以說和它的主人一樣,都屬于貌不驚人的類型。然而,從這樣的描述來看,似乎撇開“七心”不談,光是這“海棠”二字,也值得細論一番——植物中能被冠以“海棠”之名的可不止一種,譬如薔薇科蘋果屬(Malus)的西府海棠、垂絲海棠、湖北海棠;薔薇科木瓜屬(Chaenomeles)的貼梗海棠(皺皮木瓜)、木瓜海棠(毛葉木瓜);還有秋海棠科秋海棠屬的各種秋海棠。

貼梗海棠的花朵。圖片:wikicommons/Shimizusatsuki

七心海棠的植株嬌小可盆栽,儼然應該屬于秋海棠一類,但提到“花瓣緊貼枝干,花枝如鐵”,又很像是薔薇科的各種海棠才具有的特征。至于花瓣上的“七心”——這就很遺憾了,自然界中的各種海棠可都不具備這樣的外形。而且最重要的,大家完全不用因為書中的這段故事而對海棠們避而遠之——無論薔薇科的“海棠”,還是秋海棠科的秋海棠,幾乎都不含對人體具有顯著毒性的成分;恰恰相反,西府海棠、木瓜海棠、貼梗海棠的果實都可食用,秋海棠更是公認的可食用花材,坊間流傳董小宛就曾以秋海棠制成過色香味俱全的“海棠露”。

不僅好吃,秋海棠也可以很好看——這些是由秋海棠屬數個種雜交選育出來的觀賞品種的花朵。圖片:shutterstock.com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廣群芳譜》記載,秋海棠另有一個別名叫做斷腸花。傳說古時候有一名少婦思念夫君而不得,長久灑淚,淚水便化作秋海棠開出花來。以之相比默默愛著胡斐,甚至為之付出生命的程靈素,仿佛墻下小花一樣的存在,或許也是有幾分相似的吧?

天山雪蓮:驚艷的價值

武俠故事中提及的植物,似乎以藥用植物和經濟作物為主。要么是毒藥,要么是解藥,至于觀賞植物,好像很少會成為作者多多傾注筆墨的對象。這么說來“天山雪蓮”或許是這當中的異類:在金庸的筆下,這種花足以擔得起“驚才絕艷”的美譽,尤其伴隨著全書第一美女——香香公主喀絲麗的出現,簡直整個天地都為之失色。《書劍恩仇錄》的男主角陳家洛出生入死,冒險攀上懸崖采摘的正是此花;而除此之外,卻也并未見雪蓮花發揮其他更多的實際用途,仿佛那個美得驚心動魄的女子,憑她只是站在那里,便已經能散發出叫人驚心動魄的能量。

現實中的雪蓮花果真如此么?倒不盡然。菊科風毛菊屬雪蓮亞屬(Saussurea Subg.Amphilaena)下共有23個物種,我國均有分布,但原生地和形態特征就有很大差異了。譬如分布于湖北、四川一帶的華中雪蓮,分布于華西多省區的唐古特雪蓮(S. tangutica),分布于四川、云南、西藏一帶的長葉雪蓮(S. longifolia)等,有些身形瘦削、顏色深濃的,看起來比較其貌不揚,實在不容易讓人與“雪蓮”這樣皎潔脫俗的名字聯系在一起。

雖然有雪也有“蓮”,但是人們還是很難將這樣的唐古特雪蓮與“雪蓮”一詞聯系在一起。圖片:kib.cas.cn

至于《書劍恩仇錄》中所寫的,“海碗般大的奇花,花瓣碧綠,四周都是積雪,白中映碧,加上夕陽金光映照,嬌艷華美,奇麗萬狀”,應該就是我們凡人相對比較熟悉的天山雪蓮,原產新疆一帶的雪蓮花(S. involucrata):所謂“花瓣”其實是異化為膜狀的頂端葉片,中央包裹的“花蕊”才是真正的總花序,呈密集球形(這樣說起來好像和白菜、卷心菜一類的比較神似呢);原著中描寫二十余丈外都能聞到的“芬芳馥郁”“幽幽甜香”,現實中也并不存在,想必是為了迎合香香公主的形象需要才設定的。

雖然比其他風毛菊看上去好一些,但還是擺脫不了像包菜的命運。圖片:thesilkroadchina.com

比起觀賞,真正的雪蓮們為人青睞更多是因為它傳說中的神奇藥效,而對原生地氣候的適應性也導致它們并不適合作為普通的玩賞之用。這位天下第一美少女說它是“最難遇上的雪中蓮”,雖是大實話,但至于是否絕美、是否驚艷,那就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了。(編輯:老貓)




本文為果殼網原創,謝絕轉載。如有需要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任选9场图标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在线 上海投资理财平台 广东11选五5是合法的吗 pk10期号预测软件 吉林快三电子版走势图 文华期货最大的配资 大发快三哪个平台正规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北京赛车计划网页 浙江11选5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