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昆侖山上第一鄉

援疆好聲音 2019-11-18 16:18:28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摘自《尋找生命的感動》



昆侖山上第一鄉


安諒


作者系上海市第七批援疆干部、上海市對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揮部副總指揮




昆侖第一鄉,這是我給葉城西合休鄉的命名。

這三年在喀什,到葉城不計其數,足跡也幾乎踏遍了這昆侖山城的各個鄉鎮,唯獨西合休鄉一直未能有緣深入。

西合休鄉的名字,我一來就耳聞了。它蟄伏在昆侖山的深處,有一條修建到一半的殘破公路,筋骨裸露一般的,與外界艱難地相連著。還有一則故事,是縣委書記介紹的,說是一個老太,在西合休鄉生活了一輩子,從未離開過這片土地。年輕時她曾想到縣城甚至更遠的地方游玩,但丈夫怕她受不住外面世界的誘惑,會離開他,便不同意她外出。而待她可以說服丈夫時,她也老了,腿腳不便了,到縣城的路坎坎坷坷,翻山越嶺,坐毛驢車也至少得三天三夜。她只能作罷了。

前些年,鄉村公路建設啟動了,但實施到一半,因為山勢陡峭,施工危險,又不得不擱淺了。新一輪援疆,上海對口喀什之后,我們無數次拜訪自治區有關部門,呼吁并爭取項目復工,幾經周折,終于落實了數千萬資金,開始了后續拓建工程。我感到欣慰之余,也甚為遺憾,因為西合休鄉究竟何種面貎,我久未一睹。幾次在葉城意欲進入,都被告知,或天氣不適,雨水致道路泥濘不堪,或山洪沖擊,通途險象環生。只得無奈放棄。

那天,到葉城調研工作接近尾聲,于是提議上山,去西合休鄉一看。獲取的信息是,山上連著下雨五天,公路局部還有塌方,不宜上去。我稍作思索,還是決定,明天上山,若真受阻,就打道回府,那只能說明真與西合休鄉沒有緣分。

事實證明,這個果斷的決定是明智的。我們的車終于克艱攻難,抵達了西合休鄉——倘若今天不去,日后要去,就更無時間保證,真不知猴年馬月能夠成行了。

雖然這一路,確實令人提心吊膽的,有好多時間幾乎是頭皮發直,手心冒汗,眼睛也不敢正視車窗外的山谷。

從新藏公路零公里處出發,驅車127公里,翻越了127號大坂,然后長驅直入昆侖山深處。這一路山道彎彎,我們在崇山峻嶺間蠕動爬行。五十多公里的路,走了三個多小時。車子忽而登上了山頂,海拔最高達五千多米,一覽眾山小,忽而又潛入了山谷,為群峰所環抱。忽上忽下,彎急坡陡,那種危險的程度,用千鈞一發來形容,一點都不夸張。雨水洪水將本來就狹窄松垮的公路,侵蝕得更不成為路了。豎向的土塊隆起或者塌陷,讓車輪隨時都會沉沒抑或彈跳而起。而如稍不注意,也有躥下山谷的可能。依山而建的公路,好多段都只能供一輛車通行,外側多為虛土,底下則是懸崖,深的至少也有數百米。我這一路幾乎不敢閉眼。坐在副駕駛位上,右手緊抓著把手,眼睛也不敢乜斜一下峽谷,還不時提醒司機小心、慢些、注意什么的,生怕司機稍有不慎。那真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不,還不止千里,幾乎就是生死之距離呀!司機的目光剛離開前方的路,甚或說了一句,那遠處的山頭什么的,車內必有人憋不住,讓他千萬別走神了。

有一處橫坑,車子跳將起來,大家也發出了尖叫。有一個彎口,竟然還有一輛小貨車迎面駛來,速度還挺快,我們的車緊急避讓,幸虧此段路面寬些,才不至于騰空飛出。而手機信息和微信全無,讓我們更是心生惶恐。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也是難以及時獲得救援的。沿途的路還在施工,斷斷續續的。高而險的窄小的工作面,皮膚曬得黝黑的工人們,在陽光的烘烤下,螞蟻啃骨頭一般,在艱辛而又執著地勞作。這盤旋的山間公路,蜿蜒曲折,登攀也難,修筑更難!

西合休鄉終于到了。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居民沿路而建的土坯房。還有路旁的巴扎,當地人在那里交談,交易,三三兩兩地聚集。鄉政府算是比較醒目的建筑了,也就簡陋的幾間平房,一個水泥地的院落。

鄉鎮海拔2995米,位于昆侖山的山洼之間。西合休鄉占地面積1.39平方公里,有兩個上海那么大,絕大多數是高山野嶺。目前居住了五千多人,維吾爾族人最多,其次是克爾柯孜族,塔吉克族人,漢族僅十三人,皆為縣里派來的干部。那幾個瘦黑的小伙子,最小的二十三四歲,年長的也僅三十歲出頭,也并不都是新疆土生土長,分別來自甘肅、河南、江蘇和四川等地,在新疆念的大學,都是葉城縣鄉的公務員,被派來這偏僻窮困的西合休鄉工作。時間最長的是一位復員軍人,呆了七年。他們的生活與工作的艱苦是可想而知的。

一位姓香的副鄉長告訴我,按規定,他們每月必須有二十天在山上,其中十天必須沉到村落去。另外十天可以回縣城,但路途迢迢而艱難,他們有時也就呆在山上了,工作是他們幾乎全部的生活。

雪山融化的水,在山澗流淌,有時湍急,有時不絕如縷。它們匯成一股閃爍的波光,躍動著,鮮活著,讓這深山溝壑間增添了一脈生動。這清澈潔凈的水是大自然的恩賜,不僅滋潤著山間萬物,也是這里的居民唯一的飲用水。

這里用的是太陽能發電。蔬菜也無法生長,都是從山下縣城運上來的。但這里的牲畜達到七萬多頭。以羊、牛為主。只適宜在高原生存的牦牛,在路旁山坡時常可見。它們高貴而謙恭,毛發閃亮,臉相英俊,信步悠然,不失尊嚴。當在公路上與我們的車撞見,它們全無主人的驕橫,只是往路邊退去,禮讓著,紳士一般的姿態。

在鄉政府便餐,吃的是夾生米飯,這是高原的特色。簡單的幾個蔬菜炒肉丁,已令我們心滿意足了。沒想到他們宰了一頭羊,已下鍋煮了,還備了伊力特酒。實在盛情難卻,我搛了一小塊羊肉,仰脖喝了小半盅白酒,代表我們這一行給了他們一些贈款。

去了數公里之外的草甸。絢麗的山花開得極其爛漫。那大片密密麻麻的黃色的花,我們原以為是菜花了,實際是這高山的產物:青稞草。而那細弱單薄粉白柔嫩的花兒,香味淡淡的,則是野茴香了。還有幾種野花,叫不出名兒,但在微風中搖曳,在這深山鮮艷奪目,也讓人折服。它們與在這里生活的人們,都具有別樣的質地與價值。

這里數百公里之外,就是邊境了,從這里翻山越嶺潛逃出境的事時有發生。今年一月,當地公安就擊斃了22個歹徒,抓獲了十余人。這些歹徒都是極端宗教分子和暴力恐怖分子,他們制造了土炸彈,實施襲擊。作為一個邊防重地,長期居住的人們,生活在那里,就是一種功績。屯墾戍邊,是邊境農牧民的一種責任和貢獻。

我們的車緩緩離去時,雖車窗已經關閉,鍍了膜的車窗,外面的人已看不清車內的人影,但還是瞥見了路旁兩位老人,留著長須,頭頂白色小帽,面帶祥和,向我們揮手致意。那輕輕地揚手,讓我們心生感動。

來回十多個小時,精疲力竭,但是終于圓了西合休鄉之夢。而心里又從此有了新的掛念:這昆侖第一鄉,這樸實善良的鄉民,我們還能夠為他們多做些什么呢?


圖片來自網絡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任选9场图标 辉煌棋牌新版本 武汉赖子麻将ios e球彩图标 一码发财今晚开的什么号 中石油股票走势分析 广西麻将南宁的玩法 皇帝棋牌游戏官网 平特一尾公式论坛 4人麻将游戏单机版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