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象形石之象.金錢豹3.6

新詩經 2019-06-06 22:24:00

x年x月x日,

去老賈家的路上,我把另外寫的匯報材料掏出來,請王建國過目。他連看都不看,又塞給我,說一個簡單的情況匯報,就不用看了。

到了老賈家院子里,豬已經被放倒在一扇門板上,旁邊的搪瓷盆里接了半盆豬血。殺豬匠放下帶血的長刀,掂起小尖刀,在豬左前腿靠腳踝的地方橫著割開一個小口,嘴對著開口吹氣,兩邊的人握著泡石不停地捶打豬肚子,把殺豬匠吹進去的氣往后趕。不一會兒,豬就被吹得圓鼓鼓的。沈主任幫著老賈的女人從屋里往外端熱水,都倒進院中的大木盆里。殺豬匠直起腰,拿細麻繩把豬腿上的開口扎了,眾人把肥豬抬起,丟進去,來回擺動,盆里的熱水濺了出來,差點兒燙住在周圍亂跑的小娃子,沈主任呵斥了一聲,揮手讓他們走開。眼見豬的全身被熱水燙過,殺豬匠先用一把小鐵鏟在豬的脊背上刮了一下,刮出一道四指寬的白,其他人這才抄起泡石、小鐵鏟、刮刀,“唰唰”褪毛,眨眼間,黑豬變成了沒毛的白皮豬。

放樹的人停了鋸,小焦、小程也從老賈家山墻角的香椿樹下圍過來看熱鬧。王建國把他倆喊到一邊,問看見派出所的人沒。小焦說,剛剛還看見他們,一轉眼咋不見了。小程問,又出啥事兒了,找他們干啥。王建國說,伍老師要往回發稿,得搭他們的車。他扭身拉我就走,往村口跑。剛跑過幾戶人家,就看見一輛兩輪摩托停在路邊,上面坐倆人,正在“噗通噗通”發動,王建國喊了一聲,后座的人扭頭應了一聲,我認得,是副所長劉正安,趕緊跑上去:

我去塬下發稿,你們捎我過去。

劉正安使勁兒往前擠,給我挪出來半個屁股的位置。王建國說:

你抱緊劉所長!開慢點兒!

他話音未落,摩托車“轟”地一聲就躥了出去。路上,劉正安跟我說,也別在塬下停了,直接回故縣,到指揮部交了材料,還能用他們的電話傳稿,晚上也別走了。我說就在塬上傳稿,請他把材料捎到指揮部。劉正安說:

你在這兒多受罪,吃沒吃的,晚上回去還得打地鋪,那麥秸里臭蟲、跳蚤成堆,還不咬你一身紅疙瘩。你聽我的沒錯。晚上,我安排,所里請你,咱們喝幾杯。

我推說自己酒量小:

我是棉花蟲屁股,亮(量)不大。再說,大家都在學校吃住,我跑回去不合適。

劉正安哈哈笑了:

你是惦記著晚上那頓豬肉吧,那有啥吃頭。你看看這是啥?

他反手把后備箱揭開一條縫,幾根五彩的羽毛在里邊亂抖動,他手一松,后備箱“啪”地合住:

野雞!這可是正宗的野味,回去加大料燉了,包你吃了還想吃!

我想著是他倆上山找錢老四,捎帶著打的:

下午沒聽見槍響啊?

劉正安又笑了:

你是省城來的大秀才,下面的情況你不熟。這兩天,我們天天巡山,誰還敢拿槍打。

不光是劉正安,已經有好幾個人說我是從省城里來的,好像我不是農村出來似的。我不可能都對他們說,自己上大學前是民師,種過地,也見過野雞。我只能裝傻,拍拍他腰里別著的牛皮手槍套:

難道是你們空手逮的?

劉正安哪里知道我的心思,還在賣弄:

你別看野雞飛得慢,一落地,兩條小腿跑得飛快,誰能攆上。跟你說了也不要緊,午飯后俺倆上山,看見有人正從一張粘網上往下取鳥,我喊了一聲,那貨嚇躥了。網上粘了幾只鳥,都是茶鸝、斑鳩、灰喜鵲,沒啥肉,俺倆都放了,就這只野雞不錯。

我還是遲遲疑疑沒答應,摩托車已進了塬下村。塬下動手早,進度快,村里房子扒得差不多了,也在放樹,土街兩邊不是橫七豎八的樹干、樹枝,就是成堆的磚頭、瓦片。車子七拐八拐,才來到大隊部,黃老三趴在門口的桌上,在一個破本子上劃拉,大概是在記進度,見了我們,笑著打招呼。我二話不說,進屋搖通電話,讓留守的張站長作了記錄。走出大隊部,劉正安坐在摩托車上抽煙,和黃老三說話。我把新聞稿底稿和匯報材料都遞給劉正安:

你都捎回去,這個是出簡報用的,交給孫青云副部長。這一份匯報材料,你直接給指揮部就中。

劉正安接過,打開后備箱,直接塞了進去,趕緊合住,生怕黃老三看見里邊的野雞:

你真的不去故縣了?

我搖搖頭,拒絕了他。劉正安低聲說:

你不知道,縣局叫我們所里一天報一次案件進度,還指望著你給幫忙,把今天的寫寫哩。

我說:

不是還有李新功科長嗎?他也熟悉情況。

他?指望不住,他不是也跟著縣局的工作隊下去了嘛。算了,你不幫拉倒,我晚上自己寫。

說來說去,他是想拉我打短工啊。他頓了頓,讓坐在他前面的公安發動車:

我回去還有好多事兒,就不再送你回后溝了。

看著摩托車一溜煙跑遠,黃老三吐了一口痰:

牛屄啥,球事兒辦不成,就知道逮野雞吃!

我故意逗他:

他不逮你家的大公雞就不錯了,你還有意見?

黃老三也是知趣之人,“哎呀”了一聲:

你以為他吃的少?伍老師,你別慌,他不送,我送。

我抱拳施禮:

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

走回去?二十多里地呢,你走回去還不到后半夜了?要是遇到豹子咋辦?

黃老三不等我回答,回到大隊部里屋,踢哩哐啷推出他那輛破自行車,我一看輪胎鼓鼓的:

修好了?

扎個小鐵釘能多難修?走吧,我帶你一截,送過漫水橋,你再走回去,至少能節約一半時間。


?

幸虧黃老三送我到洛河邊,讓我少走一半路程。過了漫水橋,日頭才偏西。但也不敢停留,邁開大步往后溝走,剛走出三四里地,忽然聽到一聲豹吼。

夕陽下,一只斑斕金錢豹半蹲在半坡的一塊巨石上,一動不動地盯著我,就像一座金黃的雕像。

說曹操,曹操到,真叫黃老三說著了,還真有豹子。看體型,不是我見過的那只母豹子,是一只公豹,可能就是老金。這兒離神靈寨不近啊,它怎么下山了?難道是想改改口味,來逮人吃不成?我不敢亂動,站定了腳步,等著它先走。但它就是不動,兩眼望著金光閃爍的洛河,好像老僧入定。這樣對峙下去總不是事兒,你想吃人,我還急著回去吃肉哩。我壯著膽子,朝著它“嗷”了一聲。

老金終于又看了我一眼,馬上又轉過頭繼續看遠方,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似乎不大想搭理我。我也站累了,干脆盤腿坐到路邊,半閉著眼睛,用余光盯著老金的一舉一動。老金大概沒遇到過這樣不怕死的人,見天色已晚,自己從石頭上跳下來,慢慢往山坡高處走,終于消失在密林深處。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我發足狂奔,也不敢回頭看,生怕老金追上來。正跑著,聽見有人喊我,我往右手邊的河灘里看過去,三個人往我這邊跑來,身后拖著長長的三道影子。我也撒開腿朝他們跑過去,卻是王建國、小焦、小程。一路跑來,我早已上氣不接下氣:

你們咋在這兒?

王建國說:

小焦說看殺豬沒意思,要出來轉。誰知道,這洛河上游的河灘里寶貝多,一會兒就撿到了好幾塊。走著走著,就忘了時間,順著河就跑遠了。

我擦了擦頭上汗:

你們聽見豹子叫嗎?

小焦搶著說:

聽見了啊,要不是聽見豹子叫,我們還不會看到你呢。

小程不陰不陽地說:

看你膽子,一只豹子,嚇得你跑得比兔子還快!

我看他手里握著一塊拳頭大的鵝卵石,伸手要了過來:

啥寶貝,我看看!

陰陽石!你沒見過吧?

這是一塊紅褐色的砂巖,一面有個圓圓的白日頭,一邊有一鉤彎月,果然不錯。小程看我在手里把玩,伸手奪了過去。

小焦好像要故意跟小程較勁兒,攤開掌心讓我看她撿到的石頭。這塊鵝卵石很小,卻有鼻子有眼,還咧著嘴笑,挺著大肚子,很像彌勒佛。我一下子叫了起來,對著夕陽反復觀看。小焦說,像吧?我說,太像了,活靈活現。我問王建國:

你咋啥也沒撿到?

王建國不接腔,小焦捂著嘴偷笑,小程說:

王站長撿到一塊最好的。

在哪兒?我看看。

他扔河里了。

扔了?

王建國轉身要走:

天都黑了,快走吧,回去晚了,臉肉湯也喝不上!

路上,小程才神秘地告訴我,王建國撿到的是一塊真正的奇石,一塊象形石,一個小雞兩個蛋,可像了。說罷,哈哈大笑著跑前頭去了。

?

【編輯/阿娉 插圖/馮杰?版權保護/吳偉峰律師】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任选9场图标 腾讯分分彩app官网 附近出售二手麻将机 小马哥排列三今天预测 新开盘的股票怎么买 昨天福彩3d开奖结果 30选5开奖号码结果今天 西甲免费直播在线直播 大庆麻将横宝啥意思 谁有秒速赛车计划 辽宁35选7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