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中華大帝第161章

天道盟2號 2019-11-18 12:57:55

 ? ? ?飯菜做的很豐盛,葉經緯不停給葉傾城布菜,看著葉傾城吃飯。葉傾城的心腸終是軟的,看到葉經緯這樣的濃情,也不忍拒絕他的好意。一頓飯下來,她足足吃了兩碗,還喝了一碗湯,讓她肚感覺肚子脹得慌。

  吃過飯后,葉經緯拉著葉傾城去看了她母親的遺物,和以前住過的房間。葉經緯每說到激動處,都會淚流不止。

  葉傾城也方才明白了所有的一切,知道了爸爸的身世,她只能悶悶的向葉經緯表示,爸爸很好。

  這一夜,葉傾城被葉經緯拉著聊了一夜。葉經緯問了許多葉傾城從小到大的事情,對其寵愛程度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天亮的時候,在西伯利亞是中午。葉東的電話打了過來,葉經緯拒絕與葉東通話。對于葉東當年,直至今日,老爺子都不會原諒。

  不過葉經緯也沒攔著葉東與葉傾城通話。

  葉傾城與葉東說話時并沒有避著葉經緯。“好好孝順爺爺!”葉東的話簡單明了。

  葉傾城道:“嗯,我會的。”她的性格跟葉東很像,有自己的驕傲。但多半的時候,對自己的親人都會選擇原諒,包容,不記恨。

  三天后,葉家在洛市最大的酒店舉行了盛大的酒會。其目的自然是讓葉傾城認祖歸宗。本市的高官,名宿,貴族,還有洪門的各掌事的。以及另外三大家族的老爺子都前來道賀。

  這一天,葉傾城穿雪白連衣裙,頭發梳妝的文靜高貴,在人群喧嘩中,她不卑不亢,猶如天山雪蓮一般高貴。讓與會人員,都為之驚艷不已,以能跟她說上話為榮。幾位老家長對葉傾城更是贊不絕口,他們的第三代子孫,看見了葉傾城,更是心動不已。一個個都下定決心,回去后一定求老爺子來提親。

  許許多多的貴公子們都想對葉傾城來獻殷勤,套近乎。但葉傾城那樣的清冷氣質,都讓他們遲疑著不敢上前。

  這就是屬于葉傾城的絕世風姿。

  認親酒會完畢后的第三天,葉傾城住在老宅子里,每天都會陪著葉經緯。她是坐得住的性子,也不會嫌悶兒。

  葉靈兒也在老宅子,葉傾城的性格,只要稍微接觸,就討厭不起來。葉傾城也不可能成為葉靈兒的情敵,所以葉靈兒也與她相處得很好。

  這些天里,始終沒有陳凌的消息。夜深人靜時,葉傾城會忍不住去想,他到底怎么了?在唐佳怡危險時,他不顧一切去救。可我危險時呢?你人在哪里?為什么到了現在都不肯與我聯系,我的號碼難道你不知道嗎?

  葉傾城時常會看著手機發呆,希望陳凌能打電話過來。

  時間推移,她心中難免的有了憤懣之意。

  終于,第五天。道左滄葉開車前來接她,將她約到了洛市的一家高檔咖啡廳里。

  彼此坐定后,道左滄葉緩緩道:“有陳凌的消息了,在你出事那天,他被沈門的沈少找到了。”

  葉傾城駭然失色,急得要掉淚,道:“他怎么了?”

  “你別急,他沒有出事!”道左滄葉深沉的道:“但是他身邊的女人……死了。”

  葉傾城對唐佳怡沒有多少感情,也不會有好感。但是聽到她死了的一剎,她覺得心里好難受,好難受。她腦海里閃過那副畫面,陳凌流出血淚···她心間疼痛至極。他終是重情的人,唐佳怡還有他的孩子啊!

  “他現在在哪里?我要去見他!”葉傾城眼中閃過堅毅的光芒。

  “他去西伯利亞了。你不要去找他。”道左滄葉沉聲道:“他托我傳話給你,他要你忘了他!”

  葉傾城在這一瞬間,只覺得全身的力氣都似乎被抽干凈了。她能想象得到,陳凌在說這句話時,該是多么的心灰意冷。

  一輛國際航班的飛機降落在西伯利亞的伊爾庫次克國際機場。

  十月中旬的西伯利亞已經有些涼意了。

  陳凌的頭發理成了寸頭,穿著干凈雪白的襯衫,提著一個行李箱,緩緩走出了機場。他的臉蛋上看不出任何的悲喜。

  陽光和煦,卻夾雜了一絲涼風。

  機場外停了一輛軍用車,車門打開,穿著淺藍色休閑服的沈出塵下了車來,向陳凌招手。

  陳凌走到沈出塵面前,淡淡的喊:“塵姐!”

  沈出塵輕輕拍了拍陳凌的肩膀,道:“節哀順變!”

  “嗯!”陳凌點頭,然后上了車。

  沈出塵親自開車,她找話題與陳凌聊天,陳凌都會輕聲細語的回答。他表現得很平靜,但沈出塵卻感覺到了他內心熊熊燃燒的火焰。

  

  西伯利亞的黑拳營是世界聞名的,很多知名的拳手鍛煉實戰,都會選擇到西伯利亞的黑拳營來訓練。

  天縱軍事學校是重兵把守的特殊軍事基地。沈出塵這位校長與伊爾庫茨克的西伯牙共和黨首腦是很親密的合作關系。

  西伯牙首腦,魯姆斯是位四十歲的大胖子。他的幾支特種兵都是沈出塵訓練出來的,為他在很多戰役中立到了奇功。

  起初,這個天縱軍事學校并不存在。是沈出塵帶領著三千華人子弟兵跟魯姆斯干過幾場硬仗后,最后不得已的妥協產物。沈出塵只想擁有自己的武裝力量,她不會相信魯姆斯的仁慈。

  后來天縱軍事學校建造好,沈出塵出手幫了魯姆斯幾次大戰,兩人的關系才密切起來。加上沈出塵訓練兵士的能力確實不同凡響。所以天縱軍事學校也因此名聲大振。

  而沈出塵對外只有三千精英,實際上在外面還有分布的兩千精英。她的生意做的很大,把控南洋,掌握航海線,運輸毒品,軍火。她在南洋一帶密林中,有幾個秘密的軍事基地。所以她的武器裝備,不遜色任何軍閥。

  沈出塵在國外這五年內,已經成為了一個傳奇的教父式人物。

  

  西伯利亞歷來就是彪悍之地,最早的時候是匈奴居住,后來又有突厥人占領。

  沈出塵的軍牌車開進天縱軍事學校時,大鐵門被守衛的士兵打開,陳凌放眼看去,這些士兵都是俄羅斯人,彪悍威武,手中拿的是貨真價實的AK47。

  操場大的無邊無垠,其中有戰壕,鐵絲網,堡壘。陽光下,許許多多的士兵正在揮灑著汗水,喊著口號,并伴隨著此起彼伏的槍響聲,苦練殺敵本領。生活在這塊混亂的地區,只有提高自己的本領才能夠生存下去。

  操場四周都是各種教學大樓,以及生活區,食堂,圖書館,等等,涇渭分明。沈出塵解釋道:“我們這兒不光練兵,還有文化課。陳思琦就是給一些流落海外的華人小孩上語文課和歷史課。小孩子們都很喜歡她。”

  提到妹妹,陳凌本來平靜的目光終于有了神采,火熱。再大的傷痛加身,所幸妹妹還活著。

  “塵姐,謝謝你!”陳凌想到,如果不是塵姐及時出現,帶走了陳思琦,恐怕陳思琦也會遭了沈默然的毒手。那一天,唐佳怡的慘狀在他腦海里永遠揮之不去。若不是強大的內心支撐,他早在廣州就迷失了。

  操場四周有一排排的梧桐樹,枝葉繁茂,被明媚的風兒一吹,整個操場都是香味兒。軍牌車一停下,陳凌推門下車,便在那樹下看見了熟悉的身影。

  穿著雪白針織衫,牛仔褲,長發飄飄,恬靜的女孩兒,不就是妹妹陳思琦么。

  “哥!”本來安靜的女孩兒在見到陳凌后,臉上洋溢出無限的驚喜歡樂,飛奔著朝陳凌跑來。等接近了,毫無形象的撲到陳凌身上來,當真是膩得不得了。

  陳凌的心情大好,也緊緊摟住陳思琦。真的好想,好想妹妹,她如今是自己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

  “讓我好好看看你!”陳凌與陳思琦分開,捏了下她的臉蛋,蹙眉道:“怎么瘦了?又不好好吃飯嗎?”

  “水土有些不服呢。”陳思琦歡喜的挽著陳凌的手,這時沈出塵走了過來。陳思琦馬上放開陳凌,有些懼怕的喊:“塵姐姐!”

  沈出塵也有些無奈,不管對陳思琦多么親和,她卻都有些怕自己。

  沈出塵微微一笑,道:“葉東聽說你來了,在家里做了一桌飯,你們快去吧。等吃完飯,讓琦琦帶你到我辦公室來找我。”

  “嗯!”陳凌點頭。

  一直以來的陰霾,在這一刻終于掃開。至于唐佳怡的事情,陳凌也不打算告訴陳思琦。

  穿過教學樓,后面是九彎八拐的生活區。這里面的中國風格很濃,有荷花塘,有庭院,假山,就像進了一所充滿書香味的大學教學區。

  “哥,這兒我覺得真挺好的,我們以后是不是就長期住在這里呀?”陳思琦挽住陳凌的胳膊,問。來來往往有不少青年男女,各國的人種都有,華人學生也不少。在這軍事學院,都是主練殺敵本領,附帶學習文化。

  天縱軍事學院在西伯利亞這一帶很有名氣,軍隊也特別鐘愛接受從天縱軍事學院畢業的學生。

  不過入軍事學院的考試很嚴格,底細也必須干凈。

  “不想回國嗎?”陳凌微微感動,知道小丫頭是怕自己為難。陳思琦甜甜一笑,道:“只要有哥你在的地方,在那兒對我來說都是一樣。”

  “那你不嫁人嗎?”陳凌戲謔一笑。

  “你都還沒結婚,再說我還這么小,我才不急。對了,你什么時候把傾城姐接過來啊,我可想她了。”

  提到葉傾城,陳凌眼中一黯。陳思琦倒會察言觀色,她從見到陳凌開始,就知道哥哥一定經歷了很多事情,哥哥變的很消沉。她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卻也決定不再問讓他難以回答的問題。當下立刻找了話題岔開這個問題。

  葉東和陳靜住的地方很幽靜,是一棟單獨隔離的小樓。兩層樓,兩室一廳,一廚一衛。樓上是客廳加臥室。

  陳凌與陳思琦還未進門,便看見葉東穿著雪白燕尾服,依然那樣風度翩翩的在門外迎接。陽光照耀下,他的氣度優雅至極。看到陳凌后,葉東露出和煦的笑容。陳凌卻是面色悲傷,上前愧疚萬分的道:“東哥,對不起!”

  葉東知道他指的是東盛幫一事,微微一嘆,道:“別這么說,怪不得你。我們都是為了傾城,所幸傾城現在也好了。那些兄弟的死,是我的罪過,你不要想多了。”

  這就是葉東,對待自己人,他永遠會把罪過攬在自己身上。

  葉東親熱的拉住陳凌往里走去,同時心中狐疑,這小子都要娶傾城了,還喊我東哥,待會得好好說道說道。

  陳靜穿的是淺藍色家居服,她正在往桌上端菜,表情幸福而滿足。陳思琦一跨進去,就歡快的道:“靜姨,我幫你。”

  “好!”陳靜點頭,又看向陳凌,含笑點頭,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吃飯時,葉東高興的多喝了幾杯,陳凌也陪著。陳思琦也熱鬧的起哄,要喝白酒。陳凌也沒攔著,陳靜笑道:“這小妮子,眼里就只有你這個哥哥。陳凌你沒來時,我們怎么逗她,她都不笑。問她怎么了,也不說話,活像病怏怏的黛玉。”

  陳凌心疼的看了眼陳思琦,給她夾了一塊紅燒的帶魚,這兒別的不多,水產倒是很豐盛。

  陳思琦嘻嘻一笑,對陳凌道:“哥,靜姨有小寶寶了。”

  陳靜頓時臉紅,道:“你這妮子···”

  陳思琦鬼靈精怪的道:“看您還取笑我不?”

  陳凌看陳靜神色,就知道是真的了。他連忙舉杯,由衷歡喜道:“東哥,靜姐,恭喜你們!”葉東咳嗽了一下,覺得老臉有些掛不住。不過還是和陳靜一起舉杯,陳思琦自然也湊熱鬧。酒下肚后,陳靜正色道:“陳凌,你跟傾城是板上釘釘的了,下次再也不能喊我們什么姐啊哥的,得喊葉叔知道嗎?”

  陳凌微微尷尬,卻見葉東笑意吟吟,只得轉喊一聲葉叔,著實很別扭。喊了那么多年的東哥,突然就變叔了。想想葉傾城還喊陳軍軍哥呢,而且陳軍這小子還覬覦傾城。若是他兩都有這意思,估計會讓葉東和陳靜尷尬死,到時那個彼此的稱呼也會搞暈十三億人口。

  經歷了唐佳怡的事情,陳凌有些害怕與女人親近了。他害怕牽累到葉傾城,已經失去了唐佳怡和孩子,如果將來再失敗,難道還要眼睜睜的看著葉傾城死在面前,卻無能為力嗎?不要,那種感覺永遠都不要了。

  吃過飯后,葉東將陳凌叫到二樓客廳入座。陳靜泡上了這邊獨有的曼花茶,茶味格外的苦澀,但苦澀過后舌尖留著絲絲的清甜,乃是茶中的極品。

  陳凌喝過一口茶后,顯得沉默而蕭索。

  葉東先開口,道:“我隱約聽沈小姐說了,你在內地出了一些事情。但是具體的我不清楚,你和別的女人有了孩子?她們出事了?你和傾城又怎么打算的?”

  陳凌眼中閃過痛楚,他沒有開口,只是又喝了一口茶。霧氣氤氳中,似乎能看到他的淚水。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任选9场图标 篮球胯下运球教学视 快速赛车游戏下载 网赚app排行 nba篮球 大众棋牌游戏平台 三多棋牌下载地址? 2020香港最快结果 微乐贵州麻将下载 五分彩万位大小怎么看 捕鱼达人3新春破解版